当前位置: 首页 > >

武圣宫

武圣宫,又名关帝庙,关庙,是拜祀关公——关羽的庙宇,本词条共叙述四处,分别是湖北恩施武圣宫、陕西漫川关武圣宫、广西凭祥市武圣宫、湖南省南县武圣宫,但后一处是地名,不是庙宇。

其中湖北恩施武圣宫位于恩施市城乡街104号,占地面积3960平方米,建筑面积1057平方米,为砖石墙体歇山顶木瓦结构宫庙建筑。2002年10月湖北省人民政府审核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恩施市政府筹资维修,同年12月1日恩施州建州二十周年之际,对外开放。

湖北恩施武圣宫,地处城南门外葫芦坪的台地上,凭借地势显得高大恢宏。走在城乡街上,透过古香古色木房,可见武圣宫突显古朴、苍桑山墙;在庙东侧坡地上,可看到雄伟壮观弧形封火山墙,高低错落有致。

武圣宫正前方是清江、巴公溪、高桥河三水之汇,东南与连珠塔隔清江相望,远望可见清江大转弯、五峰山主峰、龙首山清江绝壁及209国道,蔚为壮观。

武圣宫

武圣宫坐北朝南,庄严、精致、雄伟,白粉墙面与正中石门洞形成虚实对比。

石质大门:宽1.6米,高2.5米,石门上方竖刻“武圣宫”三字庙额,马头墙纵横错落,脊瓦勾滴色彩灰暗,墙顶线角优美,头角峥嵘。石门两侧原有《恩施武圣宫》对联:“夫子既圣矣,至大至刚,是集义所生者;君子尚勇乎,不忧不惧,其为人之本欤”。

武圣宫:平面是东西窄南北长的矩形“四合院式”,沿南北轴线依次为戏楼(下部为入口)、庭院、抱厦和大殿。

戏楼:宽8.3米、深8.3米,两侧各有耳室一间,宽2.7米,深4.3米;戏楼下原有石马一对,今仅存石马踩蹲的柱形盘石一对。

戏楼分戏台和后室,后室为化妆候演之地。戏楼前有楹联一幅,曰:“视古鉴今,数尺地方可家可国可天下;千秋人物,有贤有愚有神仙”,为2003年维修时所书。站立在戏台,可以想象,整个建筑张灯结彩,香烟缭绕,锣鼓喧嚣,高朋满座,戏友如云盛况。

庭院:宽13.7米,深12.3米,抱厦宽13.6米,深3.57米,抱厦与正殿相连,地基比庭院高1.1米。庭院两侧有石级阶梯至抱厦,两旁是木质两层看楼,看楼深17.7米,宽3.4米,高离地面2.1米。戏楼下侧地面及庭院均为石板嵌成。抱厦两侧各有一个天井,天井深8.3米,宽4.1米。

大殿及抱厦:顶部内侧檐水经墙壁内下水道至天井及排水地沟排出宫外,从天井向外转有两门,经“二合一”形式形成七级台阶可到看楼,看楼与戏楼相通。

武圣宫大殿: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宽13.6米,深14.5米,木质柱、枋高大雄伟;地面与抱厦一样,为三合土铺成,抱厦和戏楼下石质磉墩加短柱石高达1.8米。

大殿内磉礅粗大,雕刻无一雷同,实属罕见。大殿正后部原供奉关帝座像及关平、周仓站像。在抱厦、正殿正前部顶部木枋间原悬挂木匾,2003年维修时,撰写匾联,抱厦内一幅为:“忠义仁勇,三教尽皈依正真聪明心似日悬天上;九洲隆亭,祀莫灵昭格神如水在地中”;大殿内二幅,一为“志在春秋,史官拟议曰矜误矣视吴魏志人原为天物;后世尊崇,为帝敢乎论春秋大义还是汉臣”;另一幅为“神威远震,拜斯人便思学斯人莫混帐磕了头去;入此山须,要出此山当仔细扪着心来”。

大殿后部有门可出,相传后部平坝原有一个较小的观音庙。

兴起

武圣宫始建于南明永历元年(清顺治四年,即1647年),为南明将军何腾蛟督师兴建,《恩施县志·艺文》(清同治版)何腾蛟著《关圣庙碑记》载:“……余偕忠贞营诸勋镇,奉命督师……乃营中副将魏怀等适于施州建庙,鸠工落成,问记,究厥所繇,以先年虏酋犯顺,本营将士奋勇剿除,灭此朝食,默祷厥灵,期以争济,崇新庙貌,乃自远安以迨巴巫,苦无善地,后奔驰未遑,今于夜郎南郭,开元、文祀两古刹间,山仅数武,刑势状丽,珠峰雪岭,麟水、铁沟、峙江其间,状哉……。”

何腾蛟(1592—1649年)南明大臣,字云从,贵州黎平卫(今黎平)人,崇祯时任南阳知县,以镇压农民起义累迁至右佥都御史、巡抚湖广,弘光元年(1645年)任湖广总督,隆武时联络李自成旧部农民起义军同御清军。永历元年(1647年)清军陷湖南,他退至广西,次年利用金声桓、李成栋反清机会,一度收复湖南大部,后在湘谭兵败被俘身亡。

碑记

《关圣庙碑记》石碑现不存,相传其碑石奇异。中华民国六年(1917年)九月恩施县知县郑永禧所著《施州考古录》中《关庙何督师碑石奇异》文记:“……按此碑今尚完全存在,书法雄杰苍劲,颇可想见督师其人,施人历多以灵异目之。《续府志》黄世崇有后记云:‘施南府城南朝阳门外关庙碑石光如鉴,能照见数里外山水人物,光绪五年予至施,施人啧啧以碑石之异告,询以碑文作者则不能举其名,一日予往视之,石异洵如人言,审其文凡二百五十字(少数二字)署尾曰:皇明永历岁在丁亥九月彀旦钦命督师恢复江豫楚蜀兼督云贵广西军务粮饷持赐蟒玉尚方便宜行事柱国太子太师兵部尚书,忠贞营爵下副总兵官魏怀、周永福,参将徐光,范斯文,王任、赵体仁,游击樊起林、程守产、尚登龙、刘喜元、郭文昌、王复图、王国泰、张存孝、秦继德、马应奇、闫闵瑞同立……’何公斯文独以石异为人爱惜幸免倒掊击之厄,岂公之文幸赖石以存与,初公之文如日月行天不可磨灭,天故特生兹石,以寿斯文耳,予素有金石文字之癖,施之祠庙碑记无不周览,微石异固将往观,而人之重斯碑者则以其石而不以其文与人亦独何与……”。

考证

综上所述,并依据《辞海》注:武庙,同文庙相对,明清时称奉祀关羽的庙为武庙,赵翼《陔馀丛考》卷三十五“万历二十二年(1595年)因道士殿通元之请,进爵为帝,庙曰英列……继而崇为武庙”的记载,结合对开元寺、武圣宫、大观阁位置的考证而知,武圣宫建于南明永历元年9月即公元1647年9月,而有关“关庙,又称武圣宫大观阁,唐时建,名开元寺,明末清初由何腾蛟重建”的说法为附会之辞。

修缮变革

武圣宫内镶嵌于庭院后壁、右侧看楼墙壁和大殿两侧墙壁上的清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年间24通古碑,是重要碑刻文物,数量大,内容丰富,实属少见。于2003年12月对武圣宫碑文进行了抄录,其碑文主要记载施南协三营公帮文助章程、祭祀、置庙产及维修等方面历史,具有极高的历史研究价值。

施南府于清乾隆元年(1736年)始设“协级”级军事机构——施南协,武圣宫为军队祭祀关羽和进行其他与军事有关的专用活动场所,又为施南府操防祭祀的宫庙。因此记载施南协三营公帮义助章程的碑刻较多,或是最主要的,共有清嘉庆九年(1814年)、清道光十九年(1839年)、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清咸丰九年(1859年)、清同治七年(1870年)、清同治十□年、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间共7块,对军队中年裹辞汰衣食拮据棺厝不济等制定了详细的义助章程,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情况的变化而进行修订。

清道光十九年(1839年)一块碑还记载了“经查明陈大恩昌充施南协右营病故守兵亲属认领义助而立碑饬警”的事实。

清乾隆庚申岁(1740年),清光绪十一年(1885)两碑还记载了武圣宫置田地房产,招佃收租,其收入用作祭祀香灯之资。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清道光十五(1835年)、清道光十七(1837年)、清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五块碑记载了武圣宫对协营因战(镇压农民起义、出兵抗倭)因病死亡而无亲属认领的兵厂进行存放、安葬于五峰山官山义冢(《恩施县志》记载:五峰山官山义冢一处)和春秋岁暮祭扫,将这部分兵丁的存钱或义助余额公议捐入武圣宫,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碑记:“辛丑(1841年)春正本协奉调出征广东抗英官兵九十有三……先归五十三人公同捐修关帝座前围栏格签一堂……余钱用庙内以作香灯。”

关于武圣宫维修记事碑仅有清同治辛未年(1871)“筹修武圣宫庙宇派理经管各行执事列后”碑一块,碑文对武圣宫维修时经管出入银钱、布局监修,包工议价、砖瓦柘铁器数目等分工执事名单作了详细记录。看来,该年对武圣宫进行了一次规模较大的维修。

祭祀活动

清时,武圣宫为施南府操防营,戏班子存于操防营,先是唱昆曲,每逢5月13日关公生日,便以真刀真枪唱戏。武圣宫还是表演地方戏曲的场所,清“改土归流”后,汉文化开始传入,戏楼戏台建筑开始兴起,以今日武圣宫戏楼、看楼保存完整而知,武圣宫现存建筑应为清时所建。关于武圣宫祭祀典礼,《恩施县志·坛庙》作了详尽记载:“关帝庙,通礼:岁以春、秋仲月,及五月旬有三日致祭。府,知府主之;县,知县主之……”并对神位前殿中、西阶、东阶、殿内陈设等作了详细记录。

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第六战区部分部队及重伤医院驻此,内部设置已废,但整体房屋建筑保存较好。解放后,武圣宫由县、市房管所和六角亭办事处管理,并安排了10余户居民居住。

2003年正月初七清晨,新任恩施州委书记汤涛、州长周先旺同志,看到武圣宫前垃圾堆如山,宫内居住着十余户人家,堆积杂乱柴草,蜘蛛网般的电线,燃烧着的灶台、火炉。恢宏建筑、雕饰、柱坊、苍桑的山墙,八百里清江边唯一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面临如此尴尬,心情十分沉重。

2月8日全州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汤书记说:“文化是民族的根脉,文物是文化的载体。春节期间看了城区几个文物景点,特别是武圣宫,心如泣血……”。随即布置相关部门清除宫前垃圾,搬迁住户,进行维修保护。随之,恩施市委书记吴希宁多次主持召开武圣宫维修、保护、开发、利用的专题会议,要求市直有关部门认真加以落实,市文体局、市房管局、六角亭街道办事处等部门密切配合,采取措施,多方筹集资金,加大工作力度。于2003年11月30日,武圣宫维修工程竣工,并对外开放。

武圣宫(杨泗庙)位于漫川关镇水码头村,依山面河,为砖砌墙五脊硬山顶。檐下为拱板装饰,联接厢房,建筑工艺独秀。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武圣宫,始建于明朝(现存为清代建筑),建有正殿、配房、场院。正殿供奉忠诚信义的关帝圣君,象征仁义聚财,诚信立市。临河处建有乐楼。建筑别致,风格独特。清光绪七年(1881)四月发洪水,武圣宫被毁坏,维修后将杨泗供奉在前殿左侧。

清宣统元年(1909),遭遇特大洪水灾害,冲走水码头街临河半边街道,乐楼受损,后来垮塌。武圣宫几遭兵燹、匪患和洪水侵袭,残垣断壁,一片萧条。

2008年,当地善士倡导并带头捐资维修,重塑关帝、杨泗等神像,恢复壁画和彩绘。

杨泗将军,亦称杨四将军,杨家四爷,斩龙杨泗将军,是最初源于湖南的民间道教水神,广泛信仰于江中下游地区。长明清时期的“湖广填四川”,人口迁徙运动逐步将该信仰向周边传播,包括四川、云南、广东、甘肃和陕西南部地区,因其能斩除蛟龙,平定水患,而广泛信仰。经过历史的流逝,民间道教更将其作为除妖斩鬼的一位重要尊神。农历六月初六为杨泗将军圣诞。道教尊号为:九水天灵大元帅紫云统法真君水国镇龙安渊王灵源通济天尊。

第一种传说

在漫川当地相传杨泗是南宋义军一名年轻将领,主张等贵贱,均贫富,遭朝庭排挤,被擒拿,投湖未死。将军水性极好,刚正不阿,能降伏水魔鬼怪,被尊崇为水神。为保佑船帮平安,下湖商贾、船工于此庙供奉杨泗。

第二种传说

杨泗将军为南宋抗金名将杨从义。该传说流传于湖北北部和陕西南部,是作为区域性神祇的杨泗将军信仰,在清代中期由两湖移民带人陕南地区之后,得到广泛传播,又整合了宋代以来陕南原有地方性神祇杨从义,不仅完成了其本土化的进程,同时也使得本为庇佑地方农业生产的水利神杨从义崇拜发生转型,成为区域性信仰的组成部分。多有清末民初县志加以说明,详情可以参阅《宋史·杨从仪传》。

第三种传说

两湖地区老百姓崇信杨四将军的习俗相当的普遍,尤其是在洞庭湖周边,当渔民们开船启航都要拜祭杨泗将军。一般佛寺道观都有供奉。有学者认为,杨四将军就是南宋时席卷荆湖地区七个州所属十九个县的农民起义英雄杨幺,杨幺在起义军中排行老四,他在洞庭湖起义失败以后,老百姓立祠供奉,但为了避免统治者的禁止和降罪,故隐其名,只称杨四将军或者杨泗将军。

第四种传说

杨泗乃宋代湖南长沙人氏,传说七岁成神。每年春天在水口把关检查如果是兴云作雨的正龙,杨泗将军便放他过去;如果是害人的孽龙,便用宝剑将它斩为几段。正是因为他斩龙有功,被封为将军,能镇水。很多临水的地方都修有杨泗庙,流传有各种不同的斩龙传说和故事。

现今杨泗将军信仰基本覆盖整个长江中下游地区。甚至两广、河南、四川、云南、甘肃和陕西南部等地。无论是在道观还是佛寺,你都能找到善男信女们送去的杨泗将军。各地形象稍有不同,但普遍是身穿铠甲,头戴金盔,右手执一大钺斧。但在历史的流逝和信仰的本土化过程中,甘肃南部出现了手执宝剑文书的文相杨泗将军,云南、四川等地少数民族更是融进了自己民族的传说,把他作为保护神之一,但是基本是金盔铠甲,手执神器。

在中国古代,孔子和关羽合称为文武两位圣人,关羽被看作军队和军人的保护神,

广西凭祥市武圣宫是三进的、古色古香的清代建筑物,是当年大连城军营里供奉关羽的庙堂。

武圣宫共分为前、中、后三殿,中、后两殿刚刚修建完成。武圣宫正门上方的大牌匾横联刻着“精忠浩气”,左联“安边御寇”,右联“护国佑民”大字,都出自苏元春的手笔。殿内供奉着三座神像,主神是关羽,左边捧着大印的是关平(关羽的儿子)、右边扛着大关刀的是周仓。武圣宫是当时桂西南规模最大的关帝庙之一,屋脊上雕龙画凤,刻着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和花鸟图案,很是壮观。武圣宫不仅是苏元春将士出征时必朝拜的神庙,也是方圆几个县的百姓祈福求平安的地方,这里每年都会举行“关公出游”大型庆祝活动。

武圣宫前方的广场20米处,原有一块石碑,高约1.5米,宽约0.8米,中间雕刻着“文武官员至此下马”,可见,对于边境地区和守边御敌的将士来说,关帝庙是很神圣很庄严的地方。 

长江的淞滋河与澧水合流的淞澧洪道,沿着南县西部边境滚滚南流,注入洞庭湖。武圣宫集镇是湘北航运要埠,有安乡、常德、长沙班客轮停靠;有每15分钟开往长沙的汽运班车,来往于县城之间;优越环境,交通便利、信息灵通,1985年成立建制镇,是南县西陲重镇,

武圣宫集镇有全国闻名的“湖南橡塑密封件厂”,其名牌产品骨架式油封和密封圈,荣获部优省优称号,畅销全国和东南亚各地,武圣宫蜚声中外,现任广州军区司令员刘镇武上将就是在武圣宫成长入伍的。

传说

对于武圣宫的由来,传说纷纭,有两种:

一是1981年地名普查,根据基层上报,传说,“武圣乃明清统治阶级为神化三国蜀将关羽的称谓,清光绪年间修‘武圣宫’庙宇于镇,以供祀奉,故得此名。”

二是有人反映,“武圣宫是由‘烂五十弓’(弓为长度单位,一弓为5.2市尺)演变而来的。”

查证

武圣宫是庙宇,是演变地名。查阅汉寿清代《龙阳县志》(因老武圣宫南段原属龙阳县,今汉寿县)、清末《南洲厅志》和民国时期《南县古迹志》等史书,均无武圣宫的记载。《南县志备忘录》“寺庙沿革”记载全县84个寺庙,也没有“武圣宫”。为弄清缘由,偕同武圣宫镇民政办同志走访武圣宫的20多位老人。他们异口同声证实老武圣宫街上及其附近均无寺庙,更没有名叫“武圣宫”的庙宇。一致认为:“武圣宫是烂五十弓演变而来的。”

据回顾:86岁武圣宫居民彭庆云,在弥留之际,断断续续地告诉说:光绪三十年,武圣宫还是一片湖洲,有人买下50弓长的洲土,叫它为“五十弓”。以后此处土匪横行,人们就叫它“烂五十弓”……

现年77岁的原武圣宫公社水机站长严海洋,在1962年进行垸史调查时,对武圣宫来历,访问过许多亲睹武圣宫形成的耄耋老人。据回忆,老武圣宫原是洞庭湖水域,清光绪年间淤积成洲。在河岸高阜地带,有一丁姓人在这里买了一块南北长50弓的洲土,人们便称它为“五十弓”。当时五十弓芦苇莽莽,宛若密林。远近农民纷至沓来,或割运芦苇,或开荒垦种;河中船只时有停靠。随后有了商店、伙铺,逐渐形成一个小码头。清末至民国初年,五十弓匪患甚烈,时有拦路劫抢,甚至行凶杀人。一个诨名叫“金钩野胡子”的强人,带领一伙帮凶,踞地拦路设卡。凡在此过往商旅、船只,都要登门“拜望”,强索过路钱财,然后凭他“手谕”,方可放行。有一次客商反抗,引起械斗。这伙强人残杀客商十余人。为此,人们便把“五十弓”叫“烂五十弓”。据查在堤垸史料中,确有“烂五十弓”垸的记载。

清末,武圣宫沿河筑堤挽垸,后又合修“南阳垸”。五十弓集市改建沿河堤上,生意日益兴盛。南街有个名叫成达恒的商人,开设“达恒粮行”,他请百万洲一位私塾先生为商店写招告。先生觉得招告店址若写“五十弓”,因“烂五十弓”名声不好,于商不利,征得老板同意,把“五十弓”写成谐音雅义的“武圣宫”。招告一出,市民无不叫好。民国十年,成达恒增设一个邮政代办所,挂出了“武圣宫邮政代办所”的招牌,由县里发给邮戳。这样武圣宫地名便随邮件传递而名驰四方。 

由此可见,南县武圣宫,不是寺院庙宇,而是个谐音地名。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