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岛田繁太郎

岛田繁太郎(しまだ しげたろう,1883—1976),日本海军大将。1930年任第一舰队兼联合舰队参谋长,1932年任第三舰队参谋长,参与对上海的进攻和停战谈判。1933年任军令部作战部长。1935年升任军令部次长。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任第二舰队司令长官,吴镇守府司令长官。1940年调任中国方面舰队司令长官,同年晋升海军大将。1941年9月任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同年10月就任东条内阁的海军大臣。1944年2月又兼任军令部总长,积极追随东条英机,推行侵略计划;同年秋转任军事参议官。战后,于1948年作为甲级战犯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5年获释。1976年去世。

1883年9月24日生于东京都。旧幕府神官岛田命周长子。1904年从海军士官学校32期毕业。同届同学有山本五十六、吉田善吾、盐泽幸一、堀悌吉。1915年从海军大学13期毕业,1916年-1919年历任舰队参谋、军令部部员、海军大学教官、第2舰队参谋长。1930年任第一舰队兼联合舰队参谋长。1931年任潜水学校校长。1932年任第三舰队参谋长,参与对上海的进攻和停战谈判。1933年任军令部作战部长。1935年升任军令部次长。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后,任第二舰队司令长官,吴镇守府司令长官。1940年调任中国方面舰队司令长官,同年晋升海军大将,直接指挥了重庆大轰炸和抢占海南岛的行动,他在日记里是这样写的:“海南岛有粮食,有铁矿,是个好地方。加上从台湾招来了大量技术人员,所以开发非常顺利。”1941年9月任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同年10月就任东条英机内阁的海军大臣。

本来按顺序该丰田副武来当这个海军大臣的,但丰田副武和东条有仇,天天骂陆军是动物,这样就只好换岛田来当。岛田对在这个倒头时候当海军大臣久不感兴趣,刚上任时还想反对开战,后来被他的恩主伏见宫博恭王骂了几句又赶快表态,说,“如果是因为我海军大臣一个人反对而贻误了战机就太对不起了”。

长期以来,因为互争战功、互相嫉妒,日本海军向来与陆军有很深的矛盾。然而当陆军出身的东条英机执政时,由他领导的海军并没有制造对抗陆军的事端,这使日本在侵略战争中取得了更多的“战果”,但他也因此被海军大多数高级将领所歧视,被人讥笑为“东条英机的裤带”。

1944年2月海陆军因为分配飞机的事,终于闹翻了,东条要统一军令和和军政,又要岛田兼任军令部总长,绝对国防圈塞班岛失手后,重臣们要扳倒东条内阁,第一个就是要撤换在海军内部不得人心的岛田,后随东条内阁倒台而辞职。同年秋转任军事参议官。

日海军编成第3舰队,野村吉三郎任司令官,岛田繁太郎任参谋长,协同进犯上海。

2月3日,日机继续轰炸闸北,我军与敌剧战。日舰进攻吴淞炮台。

2月4日,日军再次总攻江湾、吴淞被我军重创。日机24架轮番轰炸吴淞炮台,毁我炮6门。日本拒绝各国调停沪战。日本便衣队四出杀人纵火。上海市民被害者无以计数。

2月5日,侵沪日军发动第3次总攻。中、日空军开战。

2月6日,日军续调4000人到沪参战,发动第4次总攻。闸北、八字桥、江湾一带战事激烈。

2月7日,日海军侵沪屡败,司令官监泽幸一被撤职,野村吉三郎继任。 日陆军第9师团、第24旅团到沪参战,进攻吴淞、江湾、庙行等处;日步兵2000余人侵占蕴藻浜。 日机24架轰炸吴淞镇,市场全毁。

2月8日,日军向我猛攻,在闸北、八字桥、江湾全线反复冲锋,皆遭我迎头痛击。

2月9日,日军偷渡蕴藻浜,被我击退。 日内阁决定募集上海战债4000万元。

2月10日,日舰炮轰吴淞要塞,被击退。

2月11日,日重炮、飞机继续轰炸我军各阵地。日本万余援军抵沪。

2月12日,驻沪英、美领事提议停战半日,救济难民。下午战事又起,我军大胜。

2月13日,日援军又图偷袭蕴藻浜,激战终日,其主力在曹家桥惨败。各路我军皆将敌击退。

2月14日,日军新司令植田谦吉率援军3万多人到沪。

战败后听说东条自杀未遂,他却用英语对来拘捕他的宪兵说:“请放心,我是不会自杀的,我会遵照天皇的诏书执行的。”东京审判的时候,人人都认为作为开战海相,岛田这次肯定逃不了绞刑,最后在法官投票时,11个法官他拿了5票,这一票帮他逃脱了绞刑。于1948年作为甲级战犯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无期徒刑。1955年获释。1976年去世,终年92岁。

继东条英机之后,美国最关注的对发动太平洋战争负有重大责任的东条内阁成员岸信介等39人,全部被捕。只有厚生大臣小泉亲彦剖腹自杀,文部大臣桥田邦彦服毒身亡。11月19日,原陆军大臣荒木贞夫、原首相小矶国昭、原外务大臣松冈洋右等11人被逮捕;到12月又有皇族梨本宫守正、原首相平沼骐一郎、广田弘毅等59人归于法网。

“南京大屠杀”首犯松井石根是1945年9月19日被捕的,松井石根被捕之前一个星期,还大言不惭地对美联社记者说:“至于敝人,二次大战期间虽曾奉命出任上海派遣军和华中方面军负责长官,指挥过淞沪会战和南京会战,但根据《波茨坦公告》精神,这不能视为犯了‘战争罪行’,因此,敝人问心无愧。”这个“问心无愧”的恶魔,后来经过法庭审判,却因罪行累累而被处以极刑。

前首相平沼骐一郎被捕时,装着委屈的样子说:“人们都说我是日本法西斯主义的领导人,其实我是绝对反对法西斯主义和纳粹的。”曾经极力鼓吹日本对外扩张侵略,张牙舞爪不可一世,并亲自率团赴柏林,与德国、意大利签订《日德意三国同盟条约》的近卫内阁外相松冈洋右,被捕时却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要把我带到巢鸭监狱去,可我现在全身硬化,怕是一步也走不动了,我66岁,已经不行了。”而东条内阁的海相,东条英机对外侵略扩张的得力爪牙海军大将岛田繁太郎,归案时又是另一副截然不同的样子。岛田繁太郎在美军宪兵到达以后,还从从容容地吃完在家中的最后一顿饭,然后换上一套崭新的海军军服走了出来,那情景好像不是去蹲监狱,而是要去参加一次庆典大会。 

“东京审判”的正式名称是“远东国际军事审判”。1946年1月19日,经盟国授权,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东京设立,同时公布《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指出法庭有权审判犯有反和平罪、普通战争罪和反人道罪的日本甲级战犯。经过同盟国的多边磋商,一致同意组成由美国、中国、英国、苏联、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荷兰、印度、菲律宾等11个国家参加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官和检察官由这11国各派一位,庭长是澳大利亚人卫勃爵士,检察长为美国律师季南。审判对象是28名罪大恶极的日本甲级战犯,他们是: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坂垣征四郎、广田弘毅、武藤章、木村兵太郎、荒木贞夫、平沼骐一郎、重光葵、木户幸一、大岛浩、东乡茂德、桥本欣五郎、岛田繁太郎、贺屋兴宣、南次郎、梅津美治郎、畑俊六、小矶国昭、星野直树、铃木贞一、佐滕贤了、冈敬纯、白鸟敏夫、松冈洋右、永野修身、大川周明。  在世界历史上,组成国际法庭审判战犯,这是规模最大、审判时间最长的一次。审判从1946年5月3日开始,至1948年11月12日结束,历时两年半。在审判期间,共开庭818次,先后有11名法官、88名检察官和90余名辩护律师出席审判,审判记录竟达48412页;又有419人出庭作证,779人书面作证,受理证据4336件,判决书长达1212页。加上翻译人员、采访法庭消息的记者和卫兵,法庭全部人员已超过1000人。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