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光晕(2001年XBOX平台发行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

HALO大陆中文翻译“光环”,早期也叫过“光晕”(台湾翻译 “最后一战”),是微软制作并于2001年11月15日在XBOX平台发行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本系列讲述未来人类与来自猎户座,以宗教结合外星种族的联盟“星盟”(Covenant)的战争。

星盟的首领认为人类会阻止他们的伟大使命——朝圣之旅,因此对人类展开杀戮,尽管人类顽强扺抗,也无法击败对手的强大科技力量。在联合国太空指挥部(UNSC)最后且最大的要塞Reach星遭到圣约毁灭后,逃出来的幸存者发现了先行者(Forerunners)的遗迹,也是星盟的圣地——“HALO环带”,故事由此展开。

最初的作品《光晕:战斗进化》于2001年11月15日在XBOX发行。不久后,该作品在电脑和Mac上发行。 第二款作品《光晕2》于2004年11月9日发行,打破了以往游戏的首周售量纪录。 第三款作品《光晕3》于2007年9

光晕系列在游戏界拥有高知名度。系列作通过小说、电影等方式,呈现“HALO 宇宙”的背景故事和游戏未提及的细节。


  

《光晕》主要围绕超级战士S-117“约翰”(John),也就是士官长(Master Chief),一个经过基因强化改造的人类,与A级战略人工智能科塔娜(柯塔娜)。科塔娜装置在士官长的头部盔甲上,可以随时与士官长对话。

2160-2200:早期冲突

这一时期的人类历史充斥着太阳系中各大政府和派别之间的一系列血腥冲突。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冲突包括:木卫战役(Jovian Moons Campaign)、雨林争霸(The Rain Forest Wars)和一系列的火星遭遇战。

随着地球上人口过剩和政局动荡的愈演愈烈,许多新的政治运动兴起了。这一时期最值得注意的政治异端运动是“科思洛维克”("Koslovics")和 “福里登”("Frieden")运动。“科思洛维克”是指新共产主义者的强权领袖福拉德米亚·科思洛夫(Vladimir Koslov)的拥护者,他们致力于回到共产主义的光荣岁月,要消灭公司和资本家的流毒,特别是要肃清近地轨道和地外殖民地。

“福里登”运动是法西斯主义的复兴,该运动起源于反“科思洛维克”情绪,扎根木星殖民地为据点(很大程度上受到了统一德意志共和国企业的支持,这些企业常常成为科思洛维克“工人起义”的对象)。“福里登”的字面意思是“和平”--这就是说,他们相信只有消灭了“人类的暴君”(oppressors on Terra Firma),才可能达成和平。

2160 三月-六月:木卫战役开始

木星分裂主义者袭击了位于木卫一爱莪(Io)的联合国殖民地总署(United Nations Colonial Advisors),导致了地球军与木星“福里登”部队之间展开了长达三个月的激战。虽然这并非我们太阳系中的第一起武装冲突,但此役成了最为血腥的战斗之一,也被普遍认为是引发接下来的摩擦和军国主义大潮的导火索。

木卫战役也升级了地球各国政府间的紧张关系--许多国家在太阳系中都建立了殖民地,开始为各自在地外的利益而开战。殖民地战争的持续,使得地球上的紧张关系一触即发,引发了地球本土的数起武装冲突。

2162:雨林争霸

武装冲突横扫南美大陆,科思洛维克、福里登和联合国军之间因为不同的意识形态而开战。而这又加剧了地外冲突。

2163 十二月:在火星的战斗

地球三股主要派别将雨林争霸中燃起的战火烧到了火星上。一系列在火星Argyre Planitia附近对科思洛维克军的闪电战,是第一次非地军队的部署。战斗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作为结果,后来的军事指导战略,惯用大编制的地面部队突袭配合舰船登陆行动。

2164:星际大战

联合国军开始形成大规模集结的格局,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真正的星际大战。继火星的军队部署告捷后,大规模的征兵行动和宣传策略极大地鼓舞了UNSC (United Nations Space Command,联合国太空司令部)军队的士气。联合国军挫败了地球上的科思洛维克和福里登军队,接着开始系统地专注于驱逐其在太阳系内其他行星上建立起来的残存势力。在这些局部战争后,福里登和科思洛维克军队被庞大、统一而强大的联合国军悉数剿灭。

2170:膨胀

2160年代的战乱促使人们建立了统一的地球政府。现在,胜利者必须处理不太引人注目却同样严重的威胁:人口过剩和无仗可打的庞大军队。

战后的岁月里,大量人口急剧膨胀;雨林争霸遗留的资源破坏和饥荒更是雪上加霜,世界经济岌岌可危。

2291:超越光速

一支由研究人员、物理学家和数学家组成的团队正在秘密研发“肖·藤川”超光速引擎(Shaw-Fujikawa Translight Engine,SFTE),一种驱动太空船穿越辽远星际的特殊手段。

这种新型引擎允许飞船钻入“跃迁空间”("the Slipstream"或"Slipspace",又称为“迁跃断层空间”)。“断层”一个变通的物理法则下的空间,允许超光速旅行而避免相对论的副作用。超光速旅行并不是瞬间完成的;“短程”的跳跃一般要花两个月,而“长程”的跳跃则能持续六个月甚至更久。

SFTE能生成一个共振场,当与迁跃空间的物理特性结合时,就能大大缩短跨越星际的时间;然而,科学家们也注意到在迁跃空间内部会有暂时的涌流这一奇怪的“变数”。尽管人类科学家都无法确定为何星际旅行所需的时间不是一个常量,但有理论指出在迁跃空间内部存在“漩涡”或“涌动” --正是这造成了星际旅行所需的时间会有百分之五到十的出入。这一暂时的不一致性使军事战术家和战略家颇为恼火--这会妨碍许多协同作战的进行。

2310:初潮

地球政府向公众公布了一系列殖民船中的第一艘--应征者相当踊跃。地球上的状况因为人口过剩而不断恶化,搭乘飞船去外星殖民自然成了诱人的选择。

每艘殖民船都配备了军队人员和护卫舰,这样有助于更好地利用现有的庞大舰队。在异端武装瓦解后,军队正消耗着庞大的军费和物资。

因为超光速旅行在此阶段还十分新鲜而又昂贵,殖民地居民和军队人员都要通过生理和心理的严格测试。原则上,只有最优秀的公民和士兵才能获准去“邻近”的世界殖民。这就是近地殖民地(Inner Colonies)的诞生。

2362:远征号

远征号(The Odyssey)于2362年1月1日发射。作为浩浩荡荡的殖民舰队的领头舰船,远征号满载着部队和地貌改造装置,殖民的矛头直指新世界。人类超越太阳系的边界向外扩展的初潮由此拉开帷幕。

2390:近地殖民地

到了2390年,近地殖民地的殖民化运动正如火如荼。总计有210个人类占据的世界在进行不同程度的地貌改造,而在人类掌控的太空里,人口负担得到了巨大的缓解。

2490:远地殖民地的诞生

扩张仍在马不停蹄地进行,到2490年已经有800多个人类世界遍布银河系猎户座星臂了(这些世界形形色色,既有高度开化的星际要塞,也有偏僻的小定居点)。随着向外扩张的继续,近地殖民地成了政治和经济重镇,虽然他们极其仰赖远地殖民地提供的原材料。

在这一时期,致远星(planet Reach,围绕波江座第五恒星(Epsilon Eridani)运转,正当地球的咽喉要道)成为了UNSC的主要舰船制造厂和训练营地。致远星是战舰和殖民船的主要制造地,也是训练秘密特工和特种部队的所在地。

2525:星盟战争开始

2525年4月20日,与远地殖民地丰饶星(Harvest)的联络中断了。在试图重新建立联络的努力失败后,殖民军总参谋部 (the Colonial Military Administration,CMA)派遣了一艘侦查舰,金羊毛号(the Argo)前去调查。可是金羊毛号一到达丰饶星系,与飞船的联络也突然中断了。

CMA火速派遣了一支三艘战舰组成的战列舰队前往丰饶星。只有战列舰队领航的旗舰大力神号(the Heracles)返回了致远星,战痕累累,伤亡惨重。战舰的指挥官报告说,出现了一艘配备了强大武器的外星战舰,已经践踏了丰饶星,血洗了殖民地(很可能也已摧毁了金羊毛号)。

战列编队很快遭遇了外星战舰,并被紧密跟踪。在两艘战舰被击毁后,大力神号迅速跳出了星系,但因为受损严重,几周之后大力神号才回到了致远星。

地球军立即提升了警报级别,开始积极准备收复丰饶星的作战计划。当年12月,由普雷斯顿·科尔(Preston Cole)中将率领的地球军舰队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如此快地派出如此庞大的远征军,在人类历史上实数罕见。

2525:丰饶星战役

科尔率领的舰队誓报殖民星沦陷之仇,在与外星战舰的遭遇战中告捷--尽管胜利的代价是损失了科尔军三分之二的有生力量。扭转战局的,只是科尔在最后几分钟,战术上的灵光乍现罢了。

军队回师地球之后,晋升为上将的科尔才获悉:许多外围殖民地已经沦陷,无人生还。科尔开始排兵布阵,准备对入侵者展开截击。地面战和舰船战相当惨烈,战火绵延到了整个远地殖民地。在一次地面遭遇中,人类部队俘虏了一个外星入侵者。在负伤过重死亡之前,人类得知这些外星人自称为“星盟” (the Covenant)。

远地殖民地大屠杀

在接下来的几年中,科尔部遭到了重创,他个人出色的领导力和战略才华也无济于事。这完全是一场实力悬殊的较量,星盟在舰船战中的胜率甚至接近四比一。

到了2535年11月,事实上所有的远地殖民地都已经惨遭星盟屠戮。“科尔协议”(Cole Protocol)作为军事命令确立了如下原则:所有的地球舰船必须确保星盟军不会发现地球。当地球舰船被迫撤退时,必须远离环地航线,甚至不做计算就进行超时空跳跃也在所不惜。

如果存在被星盟俘虏的危险,连“盲跳”都不可行时,船长必须下令船只自毁。此外,强大的舰船人工智能(AI)核心数据也切不可落入敌军之手。所以,科尔条款的部分内容也指出:在紧急状态下,必须转移或销毁舰船人工智能。

2536-2552:近地殖民地之围

星盟的铁蹄已经踏入近地殖民地。多年来的战事渐成定局:人类只是以极其高昂的代价赢得局部战斗的胜利,尤其是在地面行动中。而在太空对战中,人类的失利猝不及防,殖民地就这样接二连三地沦陷了。

2552:致远星的沦陷

星盟军终于到达了致远星--这个离地球最近的重大军事要塞覆灭了。秋风之墩号(the Pillar of Autumn)巡洋舰,载着最后一个二期 (SPARTAN)斯巴达战士士官长逃出生天,幸免于难。所谓“斯巴达战士”指的是超级特种兵的一种精英作战单位,装备了令人望而生畏的雷神锤装甲。他们是人造的终极兵种。

现在,仅存一个斯巴达战士能与敌对决了。秋风之墩号的舰长雅各布·凯斯(Jacob Keyes)为了遵守“科尔条款”下令进行目的地未知的长程跳跃,希冀着能让星盟追兵始终远离地球。

引擎熄火后,秋风之墩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辽远未知的星系。星系中也有一支星盟舰队,他们附近有一个行星般大小的环状结构--“光晕”。

2552-2553:地球战役

解决了“光晕”的问题之后,秋风之敦号一小部分幸存者和致远星上的部分幸存者合流,经过一系列艰辛的征战回到了地球。然而,此时星盟舰队也大举入侵。人类不得不为自己最后一个故乡而战。 由于星盟内精英和鬼面兽势力的对抗导致了星盟的分裂,以神风烈士提尔·外达密和星盟舰队指挥官瓦图米为首的精英起义舰队于2552年底和以真相先知、鬼面兽首领塔塔罗斯为首的先知鬼面兽舰队作战。而此时先知已经在地球上找到了通往“方舟”的传送门,精英与人类组成同盟,向神秘的“方舟”进发。

2553:方舟战役,战争结束

士官长等人在方舟阻止了真相先知毁灭世界的阴谋,同时为了对付另一个威胁,他们摧毁了方舟。然而回到地球后,大家翘首期盼的士官长却没能够回来。大家怀着悲痛的心情悼念战争中牺牲的战士,而在纪念碑的一角不知是谁刻上了士官长的编号“117”三个数字。

先驱

先驱(Precursor)是先行者信仰中的上古先贤,在先行者历史之前数千万年已经存在。先驱本为宇宙中一个科技水平极其先进的种族,先行者标记其为自己的科技等级列表中最高的等级0,他们大约身高15米、身宽11米。先驱负责在各个星系中创造、播种、改造、守护所有生命/种族,这被称为 Mantle(传承的责任、衣钵)。并且当一个智慧种族进化到一定程度后,先驱会评估他们是否能够传承『衣钵』。如果这个种族与衣钵的意义有冲突或者是失败品,先驱就会将其灭绝。

先行者 (Forerunner)、人类 (Humanity)、先知 (Prophet)、洪魔 (Flood) 等种族在当时都受先驱者支配。

先行者的“革命”

先驱选择了母星位于 Ghibalb 星球的高等智慧种族『先行者』作为下一个考察对象,虽然此时继承“衣钵”的候选人越来越令先驱满意,但是最终先驱还是认定先行者无法完全继承“衣钵”,于是计划将先行者灭绝。不料先行者知晓了先驱的意图,决定先发制人,孤注一掷地发动了对先驱的突袭,重创了毫无防备的先驱。在先驱眼中无比稚嫩的先行者究竟是凭借什么力量成功袭击了先驱,至今依然是一个秘密。先驱随后离开银河系。

古人类&古先知

先驱在此之前已经创造了与先行者同源的另一种智慧生命并播种在地球,作为其潜在的继承者。最终人类得以诞生。古人类的星际文明很发达,科技水平虽然低于先行者,不过他们长期研究先行者的科技,再加上与实力强劲的先知结成了同盟,于是联盟的力量在银河系中超过了先行者。

虫族(洪魔)

离开银河系的先驱被先行者激怒,他们凭借自己强大的科技汇聚了12种未知生物个体(这其中也包括一名先驱),创造出了可怕的虫族-洪魔(Flood),决定在银河系释放这种生物武器作为制裁手段,并主导一场重估生命发展方向的试炼。但是这次先驱相信自己在银河系中可能已经拥有可以传承“衣钵”的继承人-人类。所以制裁对象仅限于先行者,同时,先驱也想借此测试人类能否真正继承“衣钵”,在与虫族冲突之后为银河系带来繁荣,或者银河系是否会屈服于虫族,产生另一种高度一体化的和平。结果不外乎只有2个:先驱的“衣钵”继承者获得成功,先驱的计划在银河系宣告完成;或者虫族战胜一切,先驱放弃银河系,将银河系的未来交给虫族。

虫族的形态是一种相当致命的寄生体,其生物质量是由一种无差别的虫族超级细胞 (FSC) 所组成,其结构与神经元及胶质细胞相似,虫族能够自己编排这些 FSC,并模仿它们所需的有机体。虫族爆发时会经历几个特定阶段:野生、互助、星际、超星系。野生阶段的虫族会使用4种形态:感染、战斗、母体、原始尸脑兽。虫族一旦成功建立了原始尸脑兽,便会进入互助阶段。此时可使用的形态数量开始急剧增加,其中的变身形态是虫族将FSC附着于钙质构建的弹性架构而创造出的战斗体。变身形态数量达到平衡后,战斗形态会转为纯防御角色或是作为钙质储备。虫族进入星际阶段后,它们除了形态上的进化,还能完全吸收所获得的科技。当虫族强大到同化了星系的程度后,如果实力允许,它们将进军其他星系,此时,虫族便进入超星系阶段。

虫族的感染形态附在生物个体后,可以选择感染或者不感染。一旦被虫族感染,将不会有任何可行的治疗手段。

先驱将这至少12种以未知生物为素体组成的虫族首领“上古尸脑兽 (Gravemind)” 放置于储存舱,投放在银河系边缘的一颗废弃行星上。它就是后来的永生者 (the Timeless One),也叫做原基 (Primordial),而尸脑兽的意识则来自那名融合为虫族的先驱个体,先行者称它为受囚者 (the Captive)。它的目的是要将先驱与先行者战争的真相告诉想要了解真相的人:衣钵的意义、虫族的起源、人类的角色、先行者不是衣钵的继承者、人类在通过测试之后可以继承衣钵。

古人类-虫族战争

先驱的计划开始实施。公元前 110,000 年左右,古人类发现了数艘自动驾驶的星舰坠落在银河系边缘附近的一些殖民行星和荒废行星上,里面有数以万计装有干燥粉末的玻璃桶。古人类严格检测和研究这些相对简单的短链有机分子粉末后认为无害,只是对低等生物有些神经影响。他们尝试将粉末喂饲在古人类和先知世界里很流行的宠物 Pheru,它们变得更加驯服。

但谁都没有想到,这些粉末正悄悄地改变 Pheru 的基因遗传密码,几个世纪之后,这些 Pheru 开始变异,性情狂暴并且侵食同类,不少被安乐死或者流放野外。饲养 Pheru 的古人类和先知也染上各种病症,精神上的影响让他们食用染病的 Pheru,丢弃的部分也加速了怪病的传播。感染者与未感染者开始了自相残杀,被感染的古人类和先知将疾病蔓延到了其它星系,助长了虫族的爆发。虫族不断蚕食各种生命体和可用的资源,并形成了战斗群,人类-虫族战争开始。

古人类之前在银河系边缘附近的星系发现了在储存舱内的上古尸脑兽,并转移到 Charum Hakkor 星球。古人类曾经与它沟通,但是得到的回答都很深奥,不明所以。在首次遭遇虫族后,一些古人类再次询问上古尸脑兽关于虫族的特性和疾病的起源,它说出了答案,其中一部分古人类变得极度恐慌而自杀。

经过漫长的血战,古人类相信他们找到了对付虫族的方法,对外宣称能治愈这场灾变。古人类以牺牲三分之一数量的个体为代价,改变他们的基因,让他们作为宿主主动被虫族吸附、但可以不被虫族感染为同类。这些基因阻止了虫族的扩散,寄生体不再拥有“繁殖能力”,虫族终于退出了银河系,接近 9,000 年没有再出现。古人类战胜虫族之后,摧毁了他们最早时候发现的虫族粉末星舰,也不留下任何古人类、先知、Pheru 体内残留的虫族样本,并且销毁他们认为可以治疗虫族感染的方法的所有资料。由于没有了这些证据和信息,先行者无从知道虫族的特性。

但其实古人类并没有找到治疗的方法。虫族退出银河系是因为它们受到先驱决定让古人类继承衣钵的命令,已经达到试验目的所以先驱决定将“衣钵”给予人类,虫族也不再感染古人类,转为开始灭绝先行者。

人类&先知联盟-先行者战争

古人类在联盟中心的Charum Hakkor 星球上发现了银河系中最多的先驱科技,这意味着先驱已经将自己所掌握的力量分享给继承了自己“衣钵”的古人类。突如其来的馈赠使得古人类欣喜若狂,并开始变得傲慢,试图挑战先行者的地位,认为自己是先驱的真正继承者,将取代先行者称霸银河系。另一方面,古人类在与虫族的血战中失去大量殖民地,不得不疯狂入侵还没有遭到虫族感染的其他种族的星球作为人类的生存区域,当中包括了很多先行者的领土。意识到作为先驱继承人的古人类科技水平即将急速发展以及他们不断的挑衅给先行者带来了强烈的危机意识,先行者终于无法忍受,发动了战争。

虽然古人类占领了很多先行者星球,不过人类为对付虫族牺牲巨大,击退了虫族之后,古人类和先知同盟已经消耗殆尽,同时先驱的科技也并非能在短时间就大幅度的加以利用。于是在先行者军团统帅宣教士 (The Didact)的 指挥下,人类被迫回撤到 Charum Hakkor 星球。他们使用先驱的科技和防卫要塞抵抗强大的先行者星际舰队。先知军团援助的路线被切断,古人类继续抵抗了五十多年。公元前 109,000 年左右,在绝对的优势面前,尚未能开始消化先驱科技的人类被击败,无数的古人类和先知不愿被俘而自杀。不过先行者这边也损失巨大,在先驱科技的强大力量作用下,宣教士的后代全部阵亡。

战后,先行者最终放弃灭绝战败的人类,认为会违反衣钵的意义。宣教士和他的普罗米修斯战团在后来的政治斗争中处于被动,由于处在和平环境下,加之激进的思想,他们最终被迫退出议会,宣教士和他的战团代表的整个先行者武侍阶级在随后的数千年中被边缘化,舰队解散,先行者军事实力削弱,这使得他们在后来的虫族再次入侵时措手不及。宣教士也自我放逐,休眠于存放在地球的战士牢笼 (Cryptum) 之中。

先行者将人类和先知的基因退化,回到没有科技文明前的原始时代重新进化,并且处决了很多挑起冲突的古人类。先行者开始称霸银河系。

先行者-虫族战争

先驱已经从银河系中消失,但是他们下达的灭绝先行者的命令开始由虫族执行, 为了对虫族再次入侵银河系做好最坏的打算,先行者的首脑-大架构师 (Master Buider Faber) 在公元前 101,000 年下令建造环带阵列。他在大方舟 (greater Ark) 建造了12个直径3万公里的大环带,用作对付虫族的终极手段,而同时宣教士的妻子智库长 (The Librarian) 也在小方舟 (Ark, Installation 00) 建造了6个直径1万公里的小环带。两个方舟以及大量的的护盾世界 (Shield World) 用以保护银河系物种的样本在环带发射时免遭灭绝。采集和索引银河系物种并送往方舟的工作,由管理者领导生命工作者 (Lifeworkers) 完成,但工程量巨大,彻底完成需要大量时间。

虫族在公元前 100,300 年再次出现在银河系,开始了与先行者持续三百年的战争。先行者尝试所有方法,也未能击退虫族,一直处于劣势。同时,虫族逐渐掌握智慧生物们的科技,实力高速膨胀。

公元前100,043 年,先行者大架构师授权军事人工智能偏见之僧(Mendicant Bias/MB)在Charum Hakkor星球附近测试发射07号大环带。攻击穿透了星球上所有的先驱建筑,并释放出人类存放在这里的上古尸脑兽。偏见之僧随后将它带到07号大环带研究,并与07号环带一同消失了43年。在这段时间内,由先驱转换而成的上古尸脑兽与偏见之僧进行了交谈,先驱传达的思想几乎是难以抗拒的,以至于偏见之僧最后也不得不被强大的上古尸脑兽诉说的故事和真相说服:相信银河系的未来属于虫族,先行者自作主张接手“衣钵”的举动让银河系陷于永恒的停滞,只有毁灭先行者才能让银河系的物种继续进化。

随着战事进行,先行者将另外11个大环带调回银河系的先行者首都圈,偏见之僧也在公元前 100,000 年突然带着07号环带回来,它控制了在场的许多引导者AI,对先行者发起突然袭击。宣教士发出了故障保护密码,暂时瘫痪偏见之僧,启动首都圈的防卫系统,与同伴进入运输舰回到方舟与妻子会合。偏见之僧的权限成功控制了五个大环带,声称与虫族合作消灭先行者。先行者将其余的七个环带从首都圈的传送门紧急送入方舟,但是由于情况危急,最终传送门超载崩溃,只有一个在传送门坍塌前抵达。首都圈的防卫系统发挥作用,摧毁其中一个大环带,处于极度不利处境下的偏见之僧带着07号大环带撤退,其余的大环带下落不明。

宣教士的肉体在受虫族感染的星系中死亡,他的意志被转入先行者“新星”体内并重新掌控先行者军团控制权,他随后追踪到偏见之僧和上古尸脑兽所在的07号环带,率领舰队拦截。宣教士(新星)用控制密码驱逐了偏见之僧,将严重受损而不稳定的07号大环带缩减为小环带后传送到大方舟。他与一名古人类拷问了07环带上的上古尸脑兽。尸脑兽告诉他们:自己就是由先驱转化而成,用以操纵虫族,并将先驱、先行者、古人类、虫族的关系、人类其实没有治愈虫族的方法等真相尽数告知。宣教士最后消灭了上古尸脑兽,而他只将真相告诉了妻子智库长。

时机成熟,偏见之僧率领虫族大军,操纵由数百万艘强大的战舰组成的军队,以难以阻挡的实力进攻方舟,先行者的防御体系终于崩溃,不得不考虑最终手段,先行者们准备发射环带阵列作为最后的手段。智库长此时正在地球索引物种、关闭导向方舟的传送门,虫族则大肆进攻,希望侵入方舟以阻止先行者“同归于尽”。为了确保方舟的安全,她摧毁了所有能够带她回到方舟的圣匙战舰(Keyship),认为保存银河系物种的重任比自己的生命重要得多。宣教士派出营救部队,要赶在环带发射前接回妻子,但是都被偏见之僧的舰队拦截。

先行者新建的军事人工智能偏见进逼(Offensive Bias)利用偏见之僧在最终关键时刻精力的转移和兵力处绝对优势下的疏忽,成功以5:2183的悬殊兵力争取到了最后的一点时间,环带阵列中的7个环带启动,击溃大部分虫族舰队,虫族的武装力量瞬间崩溃,偏见进逼从而获得了 6:1 的兵力优势,反败为胜并俘获了偏见之僧。随着环带阵列的启动,银河系所有不受方舟和护盾世界保护的生物全部被杀死,随后方舟上的Keyship将先行者保存索引的物种送回各自星系。先行者与虫族的战争结束。

继承遗产

智库长认为人类与先行者都是先驱下面同源的生命,而且作为先驱选定的继承者,将来同样可以成为先行者的继承人。在被环带杀死前,她在进行索引时将先行者的一些神秘的基因指令 (Geas) 注入到人类基因之中,使得人类可以让先行者设施引导者和系统所识别。这为后来先行者为人类封存自己的科技以便将来人类继承他们的力量埋下了伏笔。同时,失去了先驱操纵的虫族尚未灭绝,成为了未来银河中所有生命的公敌。

发售日期:2001年1月

游戏平台:XBOX、PC

累计销量:643万套(XBOX版)

《光晕:战争进化》是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故事发生在公元2552年,一个名为光晕的神秘的环状带上。故事围绕着人类和星盟(Covenant)还有几个因宗教联系在一起的高科技外星人种族国度之间的战争。在游戏故事开始2天前,星盟派遣主力舰队,攻击人类最后一个殖民星球--致远星。人类的太空舰队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秋风之墩号(又称秋之墩号)。秋风之墩号通过一次随机超太空跳跃,试图将星盟部队诱离地球。船上搭载着最后一个斯巴达战士(后来在 小说《光晕:初次反击》中得知还有几个斯巴达战士依然生还)--一群根据“斯巴达Ⅱ”计划训练出的、经过生物工程改造的超级战士--斯巴达117约翰,也就是故事的主角--士官长。

飞船在一个神秘的环状带附近脱离了超太空空间,星盟把这个环状带称为“光环”。尾随的星盟舰队

重创秋风之墩号,舰长雅各布·凯斯(Jacob Keyes)唤醒了处于深度睡眠状态的士官长和其它陆战队员,并决定弃船,并把飞船上搭载的人工智能科塔娜交给士官长,让他带领部队登陆光晕,而自己把飞船强行降落到环状带上。故事从此展开。

游戏共有10个关卡,士官长必须要与搭载在他身上的人工智能系统科塔娜一起并肩作战,打败星盟和一种神秘生物--尸脑虫(Flood)(国内译为:尸脑虫;小说内译为:洪魔),并最终发现光环上的真相。

尸脑虫:尸脑虫是先行者在银河系以外所带来的生物,尸脑虫原本已经被封传,但被意外地打开,扩散到全个光晕。它们是一种适应力、杀伤力、繁殖力惊人的寄生虫,几乎所有有感知的生物都是它们的食物。

Custom Editon

平台:PC

《光晕:CE》是PC上的《光晕:战斗进化》的玩家自制强化版。增加了一些《光晕2》的武器,载具和对战地图。《光晕:CE》可以让用户通过编辑工具包来创造自己的Mod。

此版本为玩家自定义版本,BUNGIE认为《光晕2》的推出导致《光晕1》的受欢迎程度大大下降,于是他们决定将自己的重要工具:《光晕》编辑包分享给玩家。《光晕:CE》不需要光碟,直接从网上下载,因为正版玩家已经拥有了《光晕1》的序列号就不必再花钱购买CE的序列号了。

目前,国外的CE玩家们大多可以打造自己的地图,而中国玩家却很难。而国内玩家117士官长(百度ID)发现了这个优秀的地图编辑器,已经于1年前摸透该编辑器,并在HALOCE官方网站上发布了自己的作品,荣获2010年度全球第四最受欢迎单机改编地图殊荣,使国内的玩家在CE的世界有了一席之地。作为国内CE界的灵魂人物,117士官长在闲暇时继续深入研究HALOCE的地图编辑器以及相关工具,将在2010年八月末推出用HALOCE制作的MV。在117士官长的带动影响下,xiaoshuige2009(小睡哥)、光晕04特区、1941563等HALO爱好者也纷纷参与HALOCE的地图编辑器研究,虽然作品数量多而且影响力不佳,但其还是具备一定的潜力,日后必能打造出优秀的作品。

发售日期:2004年11月9日

游戏平台:XBOX、PC

累计销量:843万套(XBOX版)

《光晕2》是《光晕:战斗进化》的续作。游戏共有14关。当时推出了两个版本:标准版是以普通XBOX游戏包装发售的,只带一张游戏光盘和说明书;珍藏版用一个特别设计的金属盒包装,里面除了游戏光盘还有一张附带的DVD视频光盘,额外的小册子和稍微与标准版有点不同的游戏说明书(增加了对星盟军队的看法)。这款游戏在销售首日就为微软带来超过12亿美元的收入,并成为了美国媒体产品销售史上销售最快的产品。从发行至今已经在世界各地销售了超过800万份。由微软游戏工作室与Bungie共同开发的计算机版的《光晕2》在2007年推出,这个版本只能在Windows Vista上运行。

本集的主角除了有士官长外,还有一个新主角--神风烈士(The Arbiter),是一名星盟精英(elite),为星盟执行死亡任务,它是因未能消灭人类舰队和光晕04被毁而被革职的星盟舰长。此举一改星盟奸角的角色。

这是一个双重故事发展的游戏,故事开始时是在士官长毁坏04光晕后的一个月,士官长回到地球。同一时间,负责消灭人类的星盟终极正义舰舰长Thel'Vadamee(即后来的神风烈士)被革职,受星盟上下唾骂,但他的死刑因星盟首领先知理解整件事而被暂时撤销,并被封为神风烈士(The Arbiter),其实是要他不断执行自杀式任务,直至壮烈牺牲。当时驻守在04光晕旁的气体星球内的气矿的星盟部队突然发生叛变,成立异教并与星盟的宗教分庭抗礼,神风烈士的第一个任务是要杀死异教徒的首领。其实,“异教徒”从04光晕的“引导者”口中知道了光晕的建造原因,并且也知道了光晕其实是能够毁灭所有生物的武器。但是在他想向神风烈士解释时,他的急性子让他送了命。

士官长回来不久,星盟入侵地球,但今次派出的军队比以往的少,原来他们并不知道地球是人类的家园,只不过是想找寻某样东西,所以很快被击退,最后以超空间离开,人类紧随其后,发现了新的光晕--三角洲,新一场战斗又开始了。

《光晕2》增加了几种新的交通工具和武器,关卡内增加了先知(The Truth of Prophet)、鬼面兽

(Brute)和兵蜂(Drone)3种敌人,并且增强了游戏的人工智能系统,而且游戏在力学设定上更加真实,并且增加了抢夺交通工具的能力。不像前作,光晕2可以通过XBOX Live与其它玩家共同战斗,过关斩将。原有的《光晕》游戏引擎为了本作而被重写,并改进了物理引擎,还采用了正规映射和HDR技术的光晕效果。本作还通过追踪、评价每一场在线联机战斗比赛。光晕2除了像前作一样支持局域网对战以外,还增加了分屏多人游戏模式,支持XBOX LⅣE在线对战。

※2010年4月15日起XBOX版《光晕2》的在线对战服务器停止服务,所有XBOX玩家将无法享受《光晕2》的在线对战。

发售日期:2007年9月25日

游戏平台:XBOX360

累计销量:1107万套

《光晕3》是三部曲的最后一作,于2006年E3大展上公布。最早公布的宣传片描述士官长步行穿越沙漠并看见一座像在新蒙巴沙岛上的太空电梯的巨型设备。当士官长向前走的时候,科塔娜说:“我挑战神魔。我是你的盾牌,我是你的利刃。我深知你、与你的过去与未来。这是世界终结之路。”(I have defied Gods and Demons.I am your shield,I am your Swords.I know you; your past; your future.This is the way the world ends.)”

科塔娜据推断应该是被虫族的主脑--Gravemind抓住,正如《光晕2》结尾一样。士官长走到悬崖边缘就停了下来,俯瞰那座被星盟飞船围绕着的先行者的作品(也就是那座太空电梯)。这个片段发生在大概游戏流程1/3的地方。

本作共分9关,虫族的数量比以往多,新增了鬼面兽虫族和虫族的3种型态。值得一提的是,以往的星盟精英族了解光晕的真相后与人类结盟,其领导地位被鬼面兽取代,这是光晕3特别提及有关鬼面兽创作的原因,也还原了原小说的人设。

故事是紧接光晕2,士官长回到地球,遇见神风烈士,自此他们二人并肩作战。

游戏平台:XBOX360

累计销量:189万套

《光晕战争》是一款即时战略游戏。本作故事发生时间在《光晕1》故事的20年前。在游戏中,玩家将带领UNSC的火灵号(Spirit of Fire)全体船员,阻止悲怆先知和神风烈士发掘先行者遗迹,阻止虫族扩散和星盟先知的阴谋。

本作的CG动画是一大亮点,它抛弃了《光晕》系列一直以来的即时演算动画,而是用CG精美地制作了陆战队、精英、先知的模型,画面及其精美细腻。而后在PC上推出了CG动画剪辑版。

除了战役,玩家在区域战斗模式中可以从两个种族(UNSC和星盟)中每方3位统帅中选择,每位统帅的特殊单位、特殊能力都有各自的不同。

本作由开发《帝国时代》系列的Ensemble工作室制作。

除此之外,这也是Ensemble为微软提供的最后一作。

发售日期:2009年9月22日

游戏平台:Xbox360

累计销量:543万套

2008年下半年,一款全新的《光晕》出现在玩家的视线中。原本将在E3游戏发布会上公布的《光晕3:地狱伞兵》(原名HALO3:RECON,后改为HALO3:ODST)终于公布,本作以地狱伞兵为主角,背景在光晕2里新蒙巴萨市被摧毁的时候。

剧情将以主角“菜鸟”在空降后6小时后在黑夜笼罩、遍布星盟的新蒙巴萨市寻找失散队友为主线,在中控电脑的帮助下,他每找到一条线索,就会进行与这条线索有关的、他的失散的ODST队友在这6小时之内的战斗片段。这款《光晕3》的资料片出现了许多夜战场面,全新的ⅥSR系统也使游戏性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我们的ODST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脆弱,本作中虽然没有能量护盾系统,但是却采用了类似《使命召唤4》和《光晕1》血条的混合生命值设计:受到攻击时,视角会慢慢变红,当受伤到一定程度就会开始减少HUD上方的血条.受伤可以自动回复,而血条只能通过医疗包回复.

本作取消了双手分持武器,因为ODST双手控制一把M7S微冲都略感吃力,但在《光晕2》中米兰达舰长却双手持微冲扫射神风烈士,这一点在《光晕3:地狱伞兵》设计时没有考虑到,难道ODST还不如身为女人的米兰达力气大?

ⅥSR系统是海军为ODST所装备的特殊工具,它在夜间能使ODST们透过头盔看到的画面增亮好几倍,并且通过和城市中央控制电脑联网,可以用黄色亮边勾出城市建筑、围墙的基本轮廓,同时以红色轮廓、绿色轮廓勾勒出敌人和友军.这样,即使在全黑的环境下,ODST照样还能畅行无阻。和城市电脑联络还能下载城市地图,设定目标点、标示距离等功能一应俱全,从此不再会迷路。

本作剧情以悲伤色彩为主,采用线性剧情触发模式,讲述了地狱伞兵菜鸟ROOKIE在新蒙巴萨寻找队友的经历及其队友的一些回忆。在网络对战方面,支持多人CO-OP,和好友一起完成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画面上有了一些细微强化,ODST的模型细节和贴图分辨率都比前作有了很大提高,另外本次游戏还有另一张对战光碟,从而看出其对战部分的丰富程度。《光晕3:地狱伞兵》是一款光迷不能错过的好游戏。

发售日:2009年9月22日

《光晕3:奇迹》(HALO3:Mythic)和《光晕3:地狱伞兵》捆绑销售,是《光晕3》的多人联网版本,只有配对、联机功能,没有单人任务。其中内置了所有《光晕3》的对战地图,包括英雄、传奇、神话三个地图包的所有地图以及两张新地图。

发售日:2010年9月14日

游戏平台:XBOX360

2552年,在外星文明压倒性的力量面前,只有致远星能带给人类胜利的希望。在那里储备了巨大的军事资源,从培训基地到工业矿物生产,致远星可以满足一切战争需要。它同时也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堡垒,驻扎着UNSC的精兵强将,在其行星轨道上还有强大的防御平台。它巨大的战略重要性深深地隐藏在无数的外星殖民世界之中,一直未被强敌发现。然而就在那一年,这颗象征着人类军事力量的星球正面临陷落的危险。一支庞大的星盟军队终于杀向致远星,只有极少数的战士从这场战役中逃脱。对于星球上的所有其他人类,他们的命运早已注定。

发售日:2012年11月6日

游戏平台:Xbox 360

《光晕3》故事结束的4年7个月10天之后,士官长回来面对他自己的命运,以及威胁宇宙的古老敌人,继续展开全新的冒险剧情。

2552年12月11日,士官长与科塔娜在被跃迁空间断开两半的“航向黎明号”护卫舰后半部分内,开始了四年多的太空漂流。科塔娜在士官长休眠的时候,改写了雷神之锤-6 盔甲的韧体程序,升级作战界面、护甲能力还改变了外观。在“聪明”人工智能一般的七年寿命后,她开始变得癫狂,她的疯狂状态将贯穿整个故事进程。

2557年7月21日,“航向黎明号”接近了先行者护盾世界“安魂”。科塔娜的淡蓝色身影在全息影像台上微弱闪光,她看上去孤独又恐惧…… 科塔娜发现有不明登舰飞行器入侵甲板,于是启动紧急程序,复苏在冷冻舱的士官长,光晕 4 的战斗由此展开。

发售日:2014年11月11日 / 2019年12月4日

游戏平台:XBOX ONE / Windows 10

《光环:士官长合集》包括《光环:战斗进化周年纪念版》《光环2:周年纪念版》《光环3》《光环3:OTSD》战役模式以及《光环4》。

2019年12月4日,《光环:士官长合集》正式上架Windows 10平台,并加入《光环:致远星》。

发售日:2015年10月27日

游戏平台:XBOX ONE

2558年,在一次斯巴达蓝队例行的作战任务中,士官长收到了已故的科塔娜发来的信号,在惊讶于猜疑中完成任务和,士官长带领蓝队擅离职守前往边境殖民地子午线星调查,与此同时,在勘察加星执行刺杀与营救任务的奥西里斯小队在成功刺杀朱尔'穆达玛并营救哈尔茜博士后紧随其后前往调查。 

发售日:2017年2月17日

游戏平台:XBOX ONE,Windows 10

充满激烈战斗的全新故事:再度登场的光环战争英雄发现自己和银河系正面对前所未有的危险。延续光环 5 剧情的全新故事,将以光环的经典场景“方舟”为背景,展开充满激烈战斗的任务。玩家将在大规模战斗中运用策略控制火力强大的军队,对抗 UNSC 和全人类所面临的恐怖威胁。

说到光晕,还得从BUNGIE的成名作--马拉松说起。

以两人白手起家的Bungie,如今已经成了业界最大的游戏设计工作室之一。1990年大学生Alex Seropian和Jason Jones一起在Jones位于芝加哥的地下室为苹果的Macintosh平台制作游戏。他们第一款大卖的游戏是第一人称射击作品《马拉松》(Marathon)。当时大部分的射击游戏,比如《毁灭战士》(Doom)和《德军总部》(Wolfenstein 3D)都几乎没有情节,所谓完成任务其实就是简单地一路杀到底。但Seropian和Jones却在游戏中融入了复杂的剧情线索和生动的人物。《马拉松》及其续作在那个时代也是先进技术的代表。通过AppleTalk(译注:一种早期苹果机的联网协议),两个玩家可以组队以合作模式完成游戏,最多八名玩家可以在虚拟竞技场中捉对厮杀。

凭着《马拉松》系列和另一款作品《神话》(Myth),Bungie拥有了一群忠诚度极高的铁杆玩家群。在90年代晚期,Bungie的设计师们开始计划一款战略游戏新作,游戏允许玩家控制一整支星际陆战队士兵,与一群唧唧歪歪的狡猾外星人作战。具体方式是一次性在战场上移动、部署一大批作战单位,而玩家的战斗则类似于科幻版本的《冒险》(Risk,一种桌上战棋游戏)。但这个项目的工作刚开始,设计团队就发现他们不得不回到《马拉松》那种第一人称、杀戮为主的动作游戏形态。最后,他们决定新游戏的主体不再是一整支部队,而是一个战士--士官长(Master Chief)--让他去对抗星盟(Covenant,小说译为“星盟”),一支被神秘宗教预言所驱使的外星种族。《光晕》由此诞生。

从最早开始,Bungie的伙计们就定下了一条口号,这最终也成了指导《光晕》游戏体验(gameplay)方方面面的准则:“快感30秒。”("30 seconds of fun.")这一理念的含义是,《光晕》将反复把玩家暴露在长度半分钟左右的紧张战斗中,然后再给予暂歇。30秒足以制造出一场令人心跳加速的混乱场面和死亡威胁。与此同时,每关都会包含有一段脚本动画(scripted cinematic scenes)来推动剧情。这是一种极具乐趣的平衡性策略:在《光晕》中,玩家既不会被过于冗长的叙事性动画弄得兴味索然,又不会被漫无目的的战斗弄得手指发麻。

1999年,Bungie首次公开在Macworld Expo(译注:苹果公司的软硬件展会。《光晕》最早的平台是Mac)展会上演示了《光晕》,引起粉丝们的轰动。同时惊动的还有微软公司负责游戏业务的高层。他们正在为即将推出的Xbox和Xbox Live联网服务物色合适的热卖大作。微软于2000年,以约5000万美元并购Bungie;一年之后,重新以微软主机独占作品面目出现的《光晕》成了年度最佳的必入游戏。《光晕》立刻把Xbox从一台定位尴尬的主机转变成了制霸的PlayStation 2之外可信赖的替代选择。Bill Gates和微软CEO Steve Ballmer立刻开始亲自督促续作的开发。

推出续作的巨大压力几乎搞垮了Bungie。要知道当初设计初代《光晕》的时候,整个团队只有10个人。他们可以坐在同一间房间里,勾肩搭背地喊话,看看对方屏幕上的绝妙创意来沟通和工作。到了制作《光晕2》的时候,公司已经膨胀到了60多人。不同的小组被建立起来,设计游戏的各个关卡,但这种合作开展起来阻力重重:项目带头人们第一次把各个环节拼凑起来时,他们发现整个故事无法理解,游戏难度要么难于登天,要么过于轻松。

“游戏的剧情战役部分经历了一场灾难,” 工作室经理 Harold Ryan 承认到,“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满房间的人抱怨‘我不要玩这个’,‘我不要做那个’。”他们推翻了80%的工作,从头开始。但现在他们差不多有几乎一年半的时间来重建整个游戏。

好在Bungie自有秘密武器。因为游戏已经逐渐成为微软新的重心,公司建立了专用实验室来为这些作品做压力测试(stress-testing)。Bungie找来了Pagulayan,这位新近毕业的辛辛那提大学(University of Cincinnati)实验心理学博士,来优化《光晕2》。Pagulayan的团队很快就投入了工作,为导出游戏数据建立工具。这些数据包含了每个玩家死亡的位置、他们在何时何地开火,坐上载具、杀掉敌人、或死去。他们每周做一次测试,分析两个月中400位玩家留下的2300小时的游戏数据。如此循环往复,他们就会发现症结所在--某个太过强大的异星突变怪物,某个太多玩家不小心会掉下去的熔岩陷阱。

但令人丧气的时间限制依然存在,实验室来不及找出所有问题。最终,《光晕2》相较初代,成了一款欠复杂和欠满意的作品。在原作中,玩家拥有三种均势(equally powerful)的攻击手段:枪、手雷、肘击--所谓的“金三角”,用Bungie的首席游戏设计师Jamie Griesemer的话说。这像是“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乐趣的很大一部分就在于玩家在紧急中决定何种策略最有效。但在《光晕2》中,设计师允许让玩家持有双枪,这种优势选择(overpowering option)使得玩家几乎不再使用其他攻击方式。而最糟糕的可能就是,Bungie的开发团队没有时间来完成剧情。《光晕2》在士官长声称他要回到地球,并与外星人“结束战斗”之后嘎然而止。然后……一片空白。直接开始滚字幕。尽管在公开场合,Bungie的雇员们个个都容光焕发,一脸得意;但私下里,他们怎一个“囧”字了得。“就在游戏要送出门的那一刻,每个人都意识到,真他妈的--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东西。”Bungie的社群关系负责人 Brian Jarrard回忆道。

一根救命稻草就让《光晕2》把所有的对手都打下了拳台:通过互联网多人对战。当时还没有一款主机游戏充分挖掘出了联网游戏的魅力。Bungie与微软Xbox Live服务的网络工程师一起让联网变得前所未有地简单。几分钟内,《光晕2》玩家就可以快速加入“死亡竞赛”(death match)--在对手杀掉你之前杀掉所有对手--或者召集战友,组队夺旗。更上层楼,玩家还能自动和自己级别相近的玩家配对,保证不会让他们被某个整天以爆头为乐的12岁网瘾少年秒杀,而颜面全无。

粉丝涌向了网络。《光晕2》再次成了主机卖点:六百万签约Xbox Live金会员服务的会员中,有整整三分之二的人群玩过《光晕》。Redmond(译注:微软西雅图总部所在地)喜极而泣。在线游戏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主机游戏制造商的关键下一步,感谢Bungie,微软捷足先登。

类别: 热血 少年

状态:连载中

地区: 日本漫画

漫画简介:

光晕漫画英文原名:halo,中文名称又称作:光环漫画,改编自同名Xbox游戏!由爱漫画收集自互联网-爱漫画,让你爱上漫画!光晕系列无疑是受到最广泛称赞、最具影响力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之一,这款在 Xbox上定义为动作游戏的续作是一款绝对华丽、充满特色的游戏 ..

基本信息

《光晕:传奇》

导演: 荒牧伸志/ Frank O'Connor/ 押井守/ 二村秀树/ 真下耕一

编剧: Joseph Staten/ 川崎裕之/ 西尾大介

主演: Andy McAvin

类型:动画 / 动作 / 科幻

制片国家/地区: 美国 / 日本

语言: 英语 / 日语

上映日期:2010年

片长:120 分钟

IMDb链接:tt1480660

目录

第 1、2 话“Origins”STUDIO 4℃

--《机械复兴》的制作方

第 3 话“Duel”Production I.G

第 4 话“Homecoming”Production I.G

第 5 话“Odd One Out”东映动画

第 6 话“Prototype”BONES

第 7 话“The Babysitter”STUDIO 4℃

第 8 话“The Package”荒牧伸志(CG 动画)

--《Appleseed》导演

《光晕:致远星的沦陷》

作者:埃里克·尼伦德

内容简介:

人类进入宇宙殖民时代后,与强大而好战的星盟遭遇,星盟宣称人类亵渎了他们的信仰,对人类发动了全面战争。很早以前,人类就在进行一个绝密军事计划--“斯巴达Ⅱ”。该计划培育了数十名基因强化战士,这些超级生化士兵装备着配有人工智能的能量盔甲,战斗力之强超出想象。战争爆发后,以约翰为首的超级战士们被投入战场,果然所向披靡。然而,这支小小的“超人”特种部队毕竟无法挽回人类在太空战场上的惨败。在星盟的疯狂进攻下,人类的殖民地接连沦陷了。当致远星这个重要军事要塞陷落之时,人类最优秀的舰长指挥“秋风之敦号”巡洋舰带着约翰死里逃生,来到了陌生的星系,在这里,他们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神秘环状天体--光晕……

《光晕:虫族》

作者:威廉·C·迪茨

内容简介:

“秋风之墩号”巡洋舰在与星盟的战争中逃出来后,降落到了神秘的巨大环状天体“光晕”上。星盟的追兵紧跟着奔袭而来,俘获了“秋风之敦号”巡洋舰的舰长。“秋风之敦号”巡洋舰上惟一的一名超级生化战士约翰在105空降师伞兵们的协助下,左冲右突,四处游击,伺机从星盟手中救回舰长。双方杀得难解难分,却全然不知可称“生命公敌”的虫族同样沉睡在这个不祥世界中。虫族是一种寄生生物,它能通过感染,控制任何满足其寄宿条件的智慧生物。一旦它从禁锢中获得解放,可怕的浩劫将在全宇宙肆虐。这个巨大的光晕就是一个先进外星种族专为禁锢虫族所建造的。为使宇宙苍生免遭虫族荼毒,约翰只身杀向光晕的“心脏”……

《光晕:初次反击》

作者:埃里克·尼伦德

内容简介:

摧毁光晕后,从光晕上成功出逃的约翰尽力收拢被打散的人类残余部队,力图回到地球。而致远星也并未被星盟彻底摧毁,约翰的部下大多还活着--因为致远星上有着星盟渴望得到的光晕建造者所留下的“圣物”。约翰超人一般永不停息地战斗着,居然成功抢夺了一艘敌舰杀回致远星,救下了自己那些已夺得“圣物”的部下。然而在逃回地球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星盟竟集结了约五百艘战舰的庞大舰队,意欲进攻地球!地球的命运已经危如累卵……

《光晕:奥星的幽灵》、《光晕:丰饶星战役》、《光晕:科尔协定》中国大陆尚未出版。

《光晕:奥星的幽灵》目前已有完全翻译版本,连载于《游小说》,并于第22辑上完结。

《光晕:丰饶星战役》于《游小说》第27辑开始连载,目前正在连载中。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