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亨利·佩勒姆

亨利·佩勒姆(Henry Pelham,1694年9月25日-1754年3月6日)英国首相(1743-1754)。佩勒姆是托马斯·佩勒姆,第一代佩勒姆男爵的小儿子,母亲是格蕾丝·霍利斯夫人,她是第三代克莱尔伯爵的女儿。佩勒姆毕业于牛津大学。他的兄长托马斯·佩勒姆-霍利斯,第一代泰恩河畔纽卡斯尔公爵也曾任首相。

佩勒姆家族不是知识巨人,也不是有高度道德原则的人,但是他们在十八世纪的政治史上占据了一个有用的地位,这表明旧的贵族制度能为这个国家造就一些说的过去的统治者。

亨利·佩勒姆出生于一个高贵的辉格党人家庭。他们在革命后必须安排政治地位时,得到了有待---虽然不是得到了权利。到他登场时,佩勒姆家族已经逐步上升几代之久了。他们通过高攀的婚姻和始终支持获胜一方的办法,从社会下层爬到了上层。亨利出生于1697年,是托马斯·佩勒姆勋爵和他妻子格蕾丝·霍利斯夫人(她是第三代克莱尔伯爵的女儿)的第二个儿子。更重要的是,托马斯·佩勒姆·霍利斯是他哥哥。他哥哥从一位叔父那里获得了纽卡斯尔公爵爵位和纽卡斯尔的很大一部分收入。

纽卡斯尔公爵无论是名声还是影响都是著名的辉格党巨头之一。因此,他的弟弟和被赡养人亨利在政治上便有了飞黄腾达的捷径。亨利从他哥哥那里获得了一笔收入和下议院的议席。他是在威斯敏斯特公学和牛津大学(他没有经过入学考试)受教育之后,于1717年获得这个席位的。他的选区是锡福德。他当时21岁,是个政治上无懈可击的辉格党人。这一点他两年前就已经证明了,当时他哥哥托马斯组织了一只骑兵队,亨利也随同这支部队去普鲁斯顿与詹姆斯二世党叛乱分子作战。作为对这种忠君表现的酬劳,已经拥有纽卡斯尔大部分收入的托马斯·佩勒姆·霍利斯获得了这个尚无人占据的公爵领地。

一次,沃波尔在下议院外面受到他的政敌组成的一伙衣冠楚楚的暴徒的威胁,佩勒姆拔剑而出喝到:“来吧先生们,谁愿意先倒下?”他是一位相当好斗的政界人物,他在下院同普尔特尼的激烈争吵已经表现出这一点,由于议长的干预才避免了一场决斗。

佩勒姆在哥哥纽卡斯尔公爵的支持下当上了首相。爱德华·吉本以典型的讽刺口吻描述了这种情况:“一些朝臣丧失了职位,一些爱国者丧失了人格,奥福德勋爵(罗伯特·沃波尔)的过错他他的权利一起消失了;经过短暂的摇摆之后,佩勒姆政府又固定在辉格党贵族政治的旧基础上。”总之,沃波尔的制度在继续,只是换了一副招牌。

使许多人吃惊的是,新首相是佩勒姆而不是当时政治舞台上更能干,更引人注目的约翰·卡特雷勋爵。卡特雷(他现在已经成为格兰维尔伯爵)是由于某种原因没能达到顶点的那些杰出人物之一。他在下院里不得人心;他拒绝在百羽饭店同他的追随者一起进餐:“他从来不在酒馆用餐。”他认为,指得到国王个人恩宠就足够了!“一个人只要有国王站在他这一边,就可以无视一切。”但是,公正的说,他在同列强打交道时也是同样傲慢的。腓特烈大帝说:“他对待王公们就像对待顽童一样。”切斯特菲尔德勋爵说:“他的去世使英国失去了最有才智的人。”他作为一位外交家所取得的成就是卓越的:他说服瑞典同敌国谈和,说服玛丽娅·特蕾莎女王把西里西亚割让给普鲁士。当时人们认为,沃波尔倒台之后,乔治二世所欣赏的卡特雷将取得他的职位。卡特雷当时是北方事务大臣。事情的结果出乎人们的预料。卡特雷一向认为,佩勒姆的权利并未增加:“他只是罗伯特·沃波尔爵士的首席职员:至于为什么他竟然在我之上,我无法想象。”的确,作为次于沃波尔,次于他哥哥纽卡斯尔,也次于卡特雷的第二流人物,佩勒姆似乎注定在他的整个生涯中一直处于低人一等的地位。但是,如果低估了他是错误的。他对付乔治二世很有办法,也很有耐心。沃波尔谈到同国王打交道的问题,同时概述了处理这种问题的办法:“讲话艺术和处理问题的方式是战斗和自卫所必须的武器。他最初不会喜欢听与他的偏见对立的明显的真理,因为他自己想象出来的,或者别人灌输的这些偏见,迎合了他的偏爱不公之心。你必须把你的建议乔装打扮一番,使之看上去让人感到你没有别地意图或打算,仅仅是仅你最大的力量,按照他的心愿促成他的事业。"

佩勒姆听从了这位老上司的忠告---它们也适用于对付国会这个最高统治者---结果十分成功,不久以后国王就宣布佩勒姆是比沃波尔更好的财政家。他说。沃波尔”的确没有把钱送给外国,但是在国内却过于慷慨~~~·在财政问题上,佩勒姆更精通。“

在一个由公爵们组成的内阁中(他的内阁由7个公爵),他自己是唯一的平民。佩勒姆被推入同法国的战争(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战争期间,他需要在下院得到一切支持,但他没有得到最有势力的威廉·皮特的帮忙,因为国王非常讨厌皮特。更糟糕的是,1745年英军在丰特努瓦战役战败 ,詹姆斯二世党人也得势了。人们认为,佩勒姆在处理这场危机中表现软弱。为了强迫对手摊牌,佩勒姆辞职了。格兰维尔(卡特雷)发现他没有办法组成内阁,于是佩勒姆和他哥哥纽卡斯尔公爵迫使国王在他们俩和卡特雷之间做出选择。国王已经发现,他必须选择佩勒姆。

乔治二世对局势的变化,特别是格兰维尔的失败,感到恼怒。他对另一位大臣抱怨说:“他是这个国家历来能力最强的人,可是你们硬要把他从我身边赶走,我对你们都厌烦了。“但是,伦敦金融界不愿意继续为战争出钱:”没有佩勒姆就没有钱。”

在这种情况下,佩勒姆再次出任首相,并任命皮特为主计大臣。格兰维尔在失败之后丧失了权利。国王被迫同意不再同他磋商。1748年,英法两国讲和。三年以后,总是在煽动不满情绪的博林布鲁克去世。威尔士亲王弗雷德里克也去世了。他反对他父亲的首相的做法一直令人忧心忡忡。佩勒姆说过:“下议院是个难以驾驭的庞大机构。要使它忠顺需要有高超的手段和一些兴奋剂;反对派是威尔士亲王领导的,他能给予人的礼物同我们能给予的一样多,能给予的继承权比我们能给予的还多。”这就是说,在正常情况下,威尔士亲王有朝一日将成为国王,能够给他的朋友报偿。“这就使我的任务十分艰巨。”威尔士亲王的死消除了人们心头的重负。佩勒姆现在能集中力量处理它擅长的财政问题了。

在这样艰难的条件下当了11年首相的这个人,与其说是一位能言善辩的演说家,不如说是一位有用的代言人,一位谨慎的政治管理人(他在分裂并最终摧毁老辉格党的那些家庭内部的倾轧中,有时是受益者,但有时也是受害者),他是应该财富的精明看护人。他是同法国交战和詹姆斯二世党人逐步得势的那些紧张岁月里担任政府领导人的。当时,戴维·休姆惊奇飞发现:“英国人把一切都变成了政治,正在迅速地陷入愚蠢、基督教和无知的深渊。”但是,写这些话的1744年并不是一位苏格兰哲学家评判英国的最佳时机。

佩勒姆在下院工作努力,吃的很多,但是很少锻炼身体。当他的健康开始衰退时,他想退休,但是国王不准。1754年年代一天,他在圣詹姆斯公园散步时着了凉,不久就去世了。国王说:“现在我将得不到安宁了。”

霍勒斯·沃波尔在谈到佩勒姆时说:“他一生廉洁,至死清贫。”对于一个十八世纪的政治家,尤其是当了多年主计大臣的人来说,这是个不寻常的墓志铭。这并不是说,诚实的佩勒姆不曾使用贿赂办法来统治下议院。但是,据说,要是罗伯特·沃波尔爵士当初没有大肆利用贿赂手段的话,佩勒姆是绝不会染上贿赂之风的。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