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丰田副武

丰田副武(とよだそえむ),日本海军大将。毕业于海军兵学校和海军大学。1937年起,先后指挥第四、第二舰队参加侵华战争。1941年晋升大将。后历任吴镇府司令长官和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后接替因飞机失事的古贺峰一海军大将,任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官。

历任海军省军务局局长(1935年12月),联合舰队司令(1944年5月),军令部总长(1945年5月)等。1945年12月作为战犯被收容,1949年9月判决无罪,1957年9月死亡。 

大正14年12月1日,海军大学教官,海军大佐

大正15年11月1日,“由良”舰长

昭和2年11月15日,第七潜水队司令官

昭和3年12月10日,教育局第一课课长

昭和5年12月1日,“日向”舰长

昭和6年12月1日,军令部第二班班长,海军少将

昭和8年9月15日,联合舰队参谋长兼第一舰队参谋长

昭和10年3月15日,教育局局长

昭和10年11月15日,海军中将

昭和10年12月2日,军务局局长

昭和12年10月20日,第四舰队司令长官

昭和13年11月15日,第二舰队司令长官

昭和14年10月21日,舰政本部部长

昭和16年9月18日,吴镇守府司令长官,海军大将

昭和17年11月10日,军事参议官

昭和18年5月21日,横须贺镇守府司令长官

昭和19年5月3日,联合舰队司令长官

昭和20年4月25日,兼海军总队司令长官

昭和20年5月20日,军令部部长 

1944年继古贺峰一出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兼海军总司令官和海上护卫总司令官。指挥马里亚纳海战和莱特湾海战,皆失利。在冲绳岛战役中命令残存的海军出海决战,致使“大和”等主力舰被击沉,遭到惨败。1945年任海军军令部长,力主顽抗到底。日本投降后,以战犯嫌疑被捕,1949年被无罪释放。1957年病逝。著有《最后的帝国海军》。丰田大将是大分县出身的海军士官,中等身材,不胖不瘦,面色红润,目光锐利。

丰田副武是海兵33期的,进校时吊床号是180中的107号,但毕业时却是171人中的26号,是一个努力家。33期的首席就是有名的官迷丰田贞次郎。丰田副武这人很难定论,麦克阿瑟来了以后把他当甲级战犯抓了起来。按甲级战犯抓丰田副武肯定是冤假错案,因为这人当初坚决地反对和美国开战。但他反对开战的理由很搞笑:“开战是那帮陆军动物们的主意,咱们海军去跟着掺和什么?”本来东条英机内阁成立的时候是想弄他当海军大臣的,结果这位一听首相是陆军,还是陆军里面他最讨厌的东条,就一句话:“不干”。那边东条见他也怕,这样海军大臣才成了岛田繁太郎。

伏见宫评论丰田副武的话大错也不错,这人是不是饶舌?这话是不是破坏?可是锣鼓要听声,听话要听音,丰田对岛田说的这番话翻译一下是这个意思:“是你打起来的仗诶,这个司令长官你不当谁当?”

岛田装糊涂:“知道丰田桑的意思,现在能够肯定地扭转战局的人一个都没有,但是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总要有人当,所以现在不是在和丰田桑商谈这个问题,而仅仅是发个通告,事情已经得到了伏见宫元帅的承认,已经决定了”。当也得当,不当也得当,少废话,少废一句话不早就当上了嘛。丰田还在最后挣扎:“怎么这么大个海军就找不出来人当司令长官?”这句话的意思是为什么不让南云忠一上?按照丰田的想法,南云肯定会积极地还中途岛欠的债,认认真真地干,而其他人,包括他自己在内,到了这步田地,当了司令长官也就是混吃等死。

但是不行,这时候又扯出来了南云是后任,海兵36期的,资格不够。反正事情就是这样荒唐无稽,丰田连赖都赖不掉这把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的交椅。因为幕后有这样的花样,后来丰田交出这个位置时平调了个军令总长来当,连昭和天皇都觉得纳闷:“这人当司令长官都没当好,怎么又来当总长了?”昭和天皇不知道海军本身就欠了人家的,没资格去评论人家的长官当的是不是好,于是丰田就开始破罐子破摔了。1944年5月3日丰田副武新长官在一艘不到一万吨的轻型巡洋舰大淀上升起了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旗,大淀成了联合舰队的旗舰。这件事其实非同可小,从1894年有了联合舰队以后,松岛,三笠,敷岛,朝日,金刚,山城,长门,陆奥,大和,武藏,联合舰队的旗舰就是联合舰队最大的军舰,这是联合舰队的精神,这是联合舰队支柱,也是大日本帝国海军的精神,也是大日本帝国海军的支柱。可是这种精神已经不再可靠,这根支柱也已经摇摇欲坠,联合舰队和大日本帝国海军也终于知道了这个事实。应该说终于承认了这个事实,就在一年以前所罗门战况正紧的时候,海军兵学校校长井上成美提出“战列舰不修,重巡不补,集中人力财力修补航空母舰,轻巡和驱逐舰”的建议时还被人嗤之以鼻,现在在海军已经濒危的时候,总算通过选定旗舰的方式承认了日本海军的错误。

丰田新长官找的参谋长是现在正在拉包儿帮堂哥草鹿任一中将当南东方面舰队参谋长的草鹿龙之介少将。理由很简单:丰田不懂航空,现在巨舰大炮已经过时了,一定要懂航空的人来参谋才行,而草鹿龙之介原来是南云忠一的一航舰的参谋长,虽然一航舰的作战经常被人批评,但草鹿起码不止光见过猪走路。 

因为丰田大将是太平洋战争开始前的大将,一直是海军的主流。相对于许多资深将官只是军政、军令系统单方面任职,丰田大将不仅几乎平等的历任二系统要职外,还具有舰队司令长官和镇守府司令长官经验,是海军头等人物。

即便如此,丰田大将有一个相当遗憾之处,那就是全然没有指挥过太平洋战争中已上升为主战力的日本海军航空部队。在战前二年中,虽然有二个舰队司令长官的经验却没有担任舰队司令长官,因此,在成为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后,对其作战指挥带来很大的影响,这在“阿”号作战中的马里亚纳海战的完败中得以了解。

昭和19年3月31日,从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古贺峰一大将突然战死,到继任者丰田大将担任这一个多月中,联合舰队的指挥根据军令承行令,由西南方面舰队司令长官高须四郎大将继承。高须大将的司令部机构并没有能力对联合舰队的全面作战进行指挥,此间,必然导致了偏重了西南方面的作战指导。

这样的结果,费尽心机才开始进入马里亚纳方面的角田觉治中将指挥的基地航空部队的一部分转用于新几内亚西北部的作战,不仅妨碍了该部队训练程度的提高,还白白损失了近百架飞机。因此,对全盘作战造成了相当严重的阻碍。5月3日,丰田大将作为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根据大本营军令部的作战指导方针,发布了联合舰队“阿”号作战命令。其要点是:联合小泽治三郎中将指挥的机动部队和角田觉治中将指挥的基地航空部队的战力,对以空母机动部队为基干的敌舰队白昼强袭,进行远距离的先发制人攻击。

大本营海军部和联合舰队司令部统一思想后的作战方针是,采纳小泽中将于昭和19年3月提出的机动部队战策。但这并不是纸上谈兵,实质问题这种战策有不容忽视的巨大缺陷。小泽部队和角田部队的飞行队不但训练程度明显不足,所需的器材与定额相比也有巨大短缺,而且明显对美机动部队的实力缺乏认识。

当时,军令部总长是海军大臣岛田繁太郎,军令部次长是伊藤整一中将、第一部部长(作战部部长)是中泽佑少将。另一方面,联合舰队参谋长是草鹿龙之介中将,首席参谋是高田利种大佐。这些人中,只有草鹿中将和高田大佐有空母对空母的战斗经验,但也不是历经战斗的飞行将校。另外,航空出身的军令部第一课课长山本亲雄大佐、负责航空作战的部员源田实中佐、联合舰队的航空甲参谋渊田美津雄中佐等,虽然充分掌握第一线部队的实情,但他们担任的也只是辅职。

就像上面说的,决定“阿”号作战方针时,那些航空出身者没有充分的向他们的上级提出意见,或是他们虽然提出了意见但他们的上级却并不理解。有人曾在马里亚纳海战前夕直接地告诉过源田中佐,机动部队的飞行员的训练程度明显不足。但军令部和联合舰队司令部的多数意见是采纳“超远距离”战法。

那原因究竟在哪里呢?昭和18年后期,东南方面美军投入了许多新锐飞机,海军的F6F、陆战队的F4u、陆军的P-38等,日方只是彗星和天山等少数新制式飞机,飞行员的训练程度急剧下降,敌我航空战力已无法相提并论。而前面说的飞行将校出身的人很可能并没有如实地了解到这些情况。

源田中佐于昭和17年11月以后离开第一线工作。渊田中佐在中途岛海战中负伤后经过短暂的内地工作,昭和18年7月新编第一航空舰队时,任该舰队的作战参谋,业务是编成10个以上的航空队。他的前任和古贺大将一同战死,他本人于昭和19年4月末就任联合舰队司令部航空甲参谋。因为有这样的情况,他可能并没有机会详细了解母舰飞行队的实情。山本大佐开战前离开第一线部队,有些事情的确是无法了解的。

古人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日本海军将校也大多坚信。但「阿」号作战当时的海军作战的最高责任者,却并不清楚日海军的主要兵力、即航空部队的实情,不可否认,他们过于低估了美空母机动部队的实力。虽然考虑到丰田大将是紧急调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作为古贺大将的后任,但“阿”号作战失败也难逃其咎。5月22日,在东京湾停泊中的旗舰大淀号轻巡洋舰,丰田大将就“阿”号作战向全军训示:

此次作战,实系皇国兴废。决战部队,特别是航空部队、潜水部队向必胜迈进,各方面部队坚固支撑要地,形成铜墙铁壁。望全军善战勇斗,誓死作战,完成任务。 

结果打到6月20日,日本第一机动舰队呢?439架飞机中的378架没了,损失率达到86%,飞行员445名战死,至此,可以大致上认为大日本帝国海军的航空兵力已经不存在了。手中还剩下30架零战,15架舰爆,16架舰攻,就是说一艘航母的数量飞机的小泽治三郎还要进攻,最后在丰田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的命令下才怒不可遏地含泪撤离了战场。如果小泽不撤离战场的唯一可能结果就是斯普鲁恩斯不会再受到责备,因为战斗再延长下去日本舰队没有能够继续存在的理由。

“阿”号作战失败后,丰田大将指挥的联合舰队丧失了有组织的作战能力。作为联合舰队支柱存在的空母机动部队已名存实亡,基地航空部队也没有了往日的生机,对潜水部队也无法抱有大的期待,已经无法指望发挥各部队的统一战斗力了。只有以“大和”、“武藏”为基干的水上部队还保留着像样的外表,但在美空母机动部队咄咄逼人的状态下,也无法期待其充分发挥战斗力。

“阿”号作战后,作为责任人,东条英机首相兼陆军大臣兼参谋总长和岛田繁太郎海军大臣兼军令部总长被迫辞职。实质上意味着日本国已经战败。但战争还在继续进行。

丰田大将根据大本营指示,将重点置于“捷号作战”中的捷一号(菲律宾岛方面)、捷二号的作战准备。

10月10日,美国海军中将马克·米切尔率16艘航空母舰组成的机动部队首次袭击冲绳。当时,丰田大将从菲律宾视察归来,正在台湾的高雄,立即命令“捷一号、捷二号作战警戒”。之后,在神奈川县日吉台的联合舰队司令部根据丰田大将的指示,命令基地航空部队捕捉、歼灭敌人。12日、13日,美空母机动部队袭击了台湾。

丰田大将判断对敌人航空攻击成功,命令航空部队、在岩国附近的志摩清英中将指挥的第二游击部队追击。在12日至16日间进行的台湾航空战中,联合舰队司令部判断击沉11艘空母、击伤8艘。大本营对此进行了公开发表。但此次损失了约二百二十架飞机的航空攻击,几近于徒劳无功。美海军方面的资料是,那时美空母机动部队是以9艘正规空母、8艘巡洋舰改造空母为主力的共计90多艘组成的大舰队,没有被击沉1艘,不过是2艘巡洋舰受到损伤。

没能够确认台湾航空战的战果,是在于美日战力相差过于悬殊,日本方飞机也没有富余前去调查。如果能有报告上那样的战果的话,美空母机动部队也不会有5天时间在日本国近海行动。毫无疑问,丰田大将以下的联合舰队司令部的有关人员见解过于肤浅。

这点说明了与“阿”号作战前一样,对于美日方战力的认识一点也没改变。导致这种结果,是没有冷静地判断情况,而是基于重大的责任并抱有希望,事实上,这样的心态在联合舰队的有关航空人员中也不在少数。因此,飞行员即便夸大报告了战果,各级指挥官和参谋也宁愿相信这样的结果。

台湾航空战后,美进攻部队在莱特岛和周边登陆。

10月15日,美空母机动部队继续空袭马尼拉方面。17日,敌部队袭击了莱特岛东方的苏禄安岛,得到通知后,丰田大将下令“捷一号作战警戒”,栗田健男中将指挥的第一游击部队从林加泊地进入文莱,决心前进。

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丰田副武大将在战后解释这个作战计划时说的很清楚,如果菲律宾落入美国人之手,则意味着南方资源地带和日本本土的彻底隔离,这时候第二舰队怎么办?回到已经油库见底的内地来的话是一堆废铁,呆在荷属东印度附近的话因为无法得到本土的弹药补充还是一堆废铁,看起来那么威武挺拔的战列舰,世界上最大的大和武藏就是这样已经沦为了废铁,没什么可惜不可惜的。丰田有一句没有说出来,而大家都心领神会的话就是对于联合舰队和军令部来说,战争已经结束了,日本已经彻底失败了,已经要亡国了,不可能还会有第二种结果了。亡国之军还能有军舰吗?不能,一定要在还没有完全亡国之前,为这些凝聚了几代日本海军军人梦想的军舰们尤其是战列舰寻找一个坟地。

预定参加此次作战的联合舰队,已经失去了有组织的战斗力。向吕宋岛东方海面出动的是小泽中将指挥的机动部队本队,向菲律宾中部方面进击的是栗田中将指挥的第一游击部队,从菲律宾南部驶向莱特湾的是西村祥治中将指挥的第一游击部队支队和志摩中将指挥的第二游击部队。基地航空部队是福留繁中将指挥的第二航空舰队、大西泷治郎中将指挥的第一航空舰队。但都被美舰队各个击破,全盘来看完全是无功而返。

莱特湾海战时的各部队战法,与日本海军的传统作战方针和《海战要务令》开头说的“战斗的要诀是先发制人和集中”原则相反。先发制人常常是主动战斗,集中则是全力攻击敌人分散的力量。 

这次海战中,值得大书特书的是,神风特别攻击队击沉、击伤数艘美护卫空母。但特别攻击队也未能对正规空母报一箭之仇。而且从联合舰队的整体来看,相比付出的牺牲,得到的战果微不足道。这次海战后,联合舰队实质上成了只剩若干航空部队和潜水部队的小部队。

1945年1月,在菲律宾的陆海军部队虽然经过三个月的殊死奋战,该方面最终还是被美军占领。美进攻部队于2月中旬在硫磺岛、3月下旬在冲绳本岛登陆时,联合舰队只能以所在部队和以撞击攻击为主的航空部队反击。此时,海军部队为了战争的胜利,已经处于了为战斗而战斗的状态。

昭和20年4月上旬,丰田大将企图进行和航空部队与潜水部队不同的特别攻击,投入了以战舰大和号为基干的第一游击部队。丰田大将为了支援冲绳方面勇敢战斗的陆海军部队,将第二舰队司令长官伊藤整一中将指挥的以战舰“大和”、1艘轻巡、8艘驱逐舰组成的部队命名为海上特攻队。命令该队于4月6日从丰后水道出击,7日突入冲绳西方海面,攻击敌水上舰艇和运输船队。“大和”作为大舰,对航空攻击薄弱,这从菲律宾海战时被击沉的“武藏”便可清楚得知。丰田大将在特攻队出击时训示:兹编成海上特攻队,实施壮烈无比的突入作战,以此一举振我帝国海军声威,发扬帝国海军海上部队光荣传统,荣光后世。战后,丰田如此向美军调查团解释他关于大和参加菊水作战的决定:“冲绳一旦失陷,本土决战势必如城门失火、危在旦夕。当此危机关头,海军必须穷尽一切办法挽救时局,而唯一可用的舰队力量就是大和号……当时我认为,尽管作战胜利的可能性还不到50%,但万一成功就是奇迹。而如果选择全无作为、枯坐待毙的话,留在港内的巨舰早晚为美军缴械,官兵则被虐杀,这是军人的荣誉所不能容忍的。我们明知作战不可能取胜,也深知大牺牲必然导致大痛苦,但就权当聊胜于无了。”这个特别的作战指导,若考虑这时点的状况,也有其存在的理由。应该看到,丰田大将作为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在任期内竭尽航空、水中、海上特攻队等攻击手段的最大原因,不可否认是「阿」号作战的失败。 

在“阿”号作战中预想敌我之间的舰队决战(马里亚纳海战)前,如果丰田大将就像他对全军训示的那样,如其所言赌上皇国兴废来指导作战的话,此后战斗的情况很可能会大不相同。“大和”在“阿”号作战时也应被给予其活跃的舞台。

作为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的丰田大将虽然让人感觉斗志旺盛,但却留下了指导航空作战受挫、延误了战争的印象。 



友情链接: 传奇百科网 招聘百科网 非凡百科网 游艇百科网 口红百科网 创业百科网 软木百科网